欢迎来到 冯溪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行为规范一门父子三词客,千古文章八大家-诗词文化123

2016-04-19 全部文章 170
一门父子三词客,千古文章八大家-诗词文化123

七 绝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
在滚滚红尘中频扑,
忙碌了一辈子,
回首处,却碎了一地芳华!
酒贱每逢知己少,
茶凉半是离愁多。
人心不古寻常事,
聊对秋风发浩歌。
——唯一
油灯点穴“一门父子三词客”的苏氏风水宝地
宋朝著名文学家“三苏”:苏洵、苏轼、苏辙。一门出了三个名传千古的文才,套句俗话:“这祖坟也是冒青烟了。”也因此,引起了人们对苏氏一家风水进行考究。果不其然,其祖上确实有一段风水传奇:

苏洵的祖父当时是一个出家人,号白莲道人,他有一个至交朋友叫蒋山,是当时著名的风水师。蒋山每两年游历名山大川一次,寻龙点穴,回来后都要到白莲道人的静观中静养修行。
有一天,蒋山正与白莲道人下棋,蒋山突然说道:“我这次云游回来,寻得两块风水宝地,一块地可以大富比石崇,另一块地可以大贵于天下武啸中华,做到宰相,这两块地我只能送你一块,你自己选吧。”白莲道人想了一下,说道:“我是半路出家,家中还有儿子在读书,不想奢求什么富贵,只要子孙贤能就心满意足了。”蒋山想了想道:“这两块地均不适合,不过前次在彭山县的象耳山卢龙吧,寻到一块佳地,会出盖世的人,我就把它献给你吧,明天一早我们就启程去看看。”

白莲道人听后,心中很高兴。第二天天刚破晓,两人就来到彭山县象耳山的风水穴位之处。只见此地四山环抱,来龙如大将军出阵,匹马单刀,贪狼峰起龙顶,绿油油的小树秀丽动人,明堂开阔,前面案山层层相朝,向上一支文笔秀峰,直插云端,一勾小溪水从林间曲曲而来,向上消失于左后方,站在山峰上一声轻啸,空谷震荡危情实录,声音清澈幽旋,久久在谷中回荡。穴场在山峰顶端,大背葬法的常理(在风水术语中称“顶天穴”),穴位处略开一米来大的小窝,四面青草依依,微风悠扬。白莲道人见此景,心中好不高兴,但又叹道:“穴高只怕八白摇。”地师蒋山见状,已知他的心意,于是蹲下身去从袋里拿出一盏油灯,用火柴点燃后轻轻地放在那个穴口,虽然四面来风,但灯火纹丝不动。蒋山指着放油灯之处,说道:“此处就是佳穴之位,一步也不能离开,陈启杰葬在这里,你家才能出文章盖世之士,其余地方均不能成穴,不信你就试试。”白莲道人为了稳当,就在自己认为可以立穴的地方,用油灯反复地测试,灯火均被风吹灭。此时,他才真正地叹服蒋山高超的风水之术。

一年过去了,白莲道人的母亲去世了,他就将其葬在蒋山所点的穴位中。几年后,白莲道人的孙子苏洵就以文章出仕了,并连出了苏轼、苏澈。他们都是以诗词歌赋名震天下,在“唐宋八大家”中,仅苏家就占了三位傻瓜训兵营,这个“油灯点穴”的故事,至今还流转于四川各地。
后又有好事者传言:这种穴口是有所弊端的,四周虽有案山护主,但毕竟高处不胜寒,容易遭人嫉妒,招惹小人,这一点大家从苏家父子的仕途起伏便能一目了然。

六国论
——苏洵
六国破灭,非兵不利 ,战不善,弊在赂秦。赂秦而力亏,破灭之道也。或曰:六国互丧,率赂秦耶?曰:不赂者以赂者丧,盖失强援,不能独完。故曰:弊在赂秦也。
秦以攻取之外,小则获邑灵歌百篇,大则得城。较秦之所得,与战胜而得者,其实百倍;诸侯之所亡,与战败而亡者,其实亦百倍。则秦之所大欲,诸侯之所大患,固不在战矣。思厥先祖父,暴霜露,斩荆棘,以有尺寸之地。子孙视之不甚惜,举以予人,如弃草芥。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海红果,然后得一夕安寝。起视四境,而秦兵又至矣。然则诸侯之地有限,暴秦之欲无厌,奉之弥繁,侵之愈急。故不战而强弱胜负已判矣。至于颠覆,理固宜然。古人云:“以地事秦,犹抱薪救火,薪不尽,火不灭。”此言得之。
齐人未尝赂秦,终继五国迁灭,何哉?与嬴而不助五国也。五国既丧,齐亦不免矣。燕赵之君,始有远略,能守其土,义不赂秦。是故燕虽小国而后亡,斯用兵之效也。至丹以荆卿为计,始速祸焉。赵尝五战于秦,二败而三胜。后秦击赵者再,李牧连却之。洎牧以谗诛,邯郸为郡,惜其用武而不终也。且燕赵处秦革灭殆尽之际,可谓智力孤危,战败而亡,诚不得已。向使三国各爱其地,齐人勿附于秦,刺客不行,良将犹在,则胜负之数,存亡之理,当与秦相较,或未易量。
呜呼!以赂秦之地,封天下之谋臣,以事秦之心,礼天下之奇才,并力西向,则吾恐秦人食之不得下咽也。
悲夫!有如此之势,而为秦人积威之所劫,日削月割,以趋于亡。为国者无使为积威之所劫哉!
夫六国与秦皆诸侯,其势弱于秦,而犹有可以不赂而胜之之势。苟以天下之大,下而从六国破亡之故事,是又在六国下矣。
评:《六国论》是苏洵政论文代表作品。《六国论》提出并论证了六国灭亡“弊在赂秦”的精辟论点,“借古讽今”,抨击宋王朝对辽和西夏的屈辱政策,告诫北宋统治者要吸取六国灭亡的教训,以免重蹈覆辙。

前赤壁赋
——苏轼
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苏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喜登博。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举酒属客,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少焉,月出于东山之上王墨泉,徘徊于斗牛之间。白露横江,水光接天。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
于是饮酒乐甚,扣舷而歌之。歌曰:“桂棹兮兰桨,击空明兮溯流光。渺渺兮予怀,望美人兮天一方。”客有吹洞箫者,倚歌而和之。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舞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妇。
苏子愀然,正襟危坐,而问客曰:“何为其然也?”客曰:“‘月明星稀,乌鹊南飞公画眉鸟叫声。’此非曹孟德之诗乎?西望夏口,东望武昌,山川相缪,郁乎苍苍,此非孟德之困于周郎者乎?方其破荆州,下江陵,顺流而东也,舳舻千里,旌旗蔽空,酾酒临江,横槊赋诗,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况吾与子渔樵于江渚之上i的同音词,侣鱼虾而友麋鹿,驾一叶之扁舟,举匏尊以相属。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小苏丽事件。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知不可乎骤得,托遗响于悲风。”
苏子曰:“客亦知夫水与月乎恐艾干预中心?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也。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而又何羡乎!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邪破,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食。”
客喜而笑,洗盏更酌。肴核既财运五福星尽,杯盘狼籍。相与枕藉乎舟中,不知东方之既白。
评:此赋记叙了作者与朋友们月夜泛舟游赤壁的所见所感,以作者的主观感受为线索鼩鼱怎么读,通过主客问答的形式西关小姐,反映了作者由月夜泛舟的舒畅,到怀古伤今的悲咽,再到精神解脱的达观。

黄州快哉亭记
——苏辙
江出西陵,始得平地。其流奔放肆大,南合沅、湘,北合汉沔,其势益张。至于赤壁之下,波流浸灌,与海相若。清河张君梦得,谪居齐安,即其庐之西南为亭,以览观江流之胜江湖奇兵,而余兄子瞻名之曰“快哉”。
盖亭之所见,南北百里,东西一舍。涛澜汹涌,风云开阖。昼则舟楫出没于其前,夜则鱼龙悲啸于其下,变化倏忽,动心骇目,不可久视。今乃得玩之几席之上,举目而足。西望武昌诸山,冈陵起伏,草木行列,烟消日出。渔夫樵父之舍,皆可指数。此其所以为“快哉”者也。至于长洲之滨,故城之墟,曹孟德、孙仲谋之所睥睨,周瑜、陆逊之所骋骛,其流风遗迹,亦足以称快世俗。
楚襄王从宋玉、景差于兰台之宫,有风飒然至者,王披襟当之,曰:“快哉,此风!寡人所与庶人共者耶?”宋玉曰:“此独大王之雄风耳,庶人安得共之!”玉之言,盖有讽焉。夫风无雌雄之异,而人有遇不遇之变。楚王之所以为乐,与庶人之所以为忧,此则人之变也,而风何与焉吐尔逊娜依?士生于世,使其中不自得,将何往而非病?使其中坦然,不以物伤性,将何适而非快?
今张君不以谪为患,窃会计之余功,而自放山水之间,此其中宜有以过人者。将蓬户瓮牖无所不快,而况乎濯长江之清流,揖西山之白云 ,穷耳目之胜以自适也哉!不然,连山绝壑,长林古木,振之以清风平塘天气预报,照之以明月,此皆骚人思士之所以悲伤憔悴而不能胜者,乌睹其为快也哉东坝郊野公园!
元丰六年十一月朔日,赵郡苏辙记。
评:这篇文章作于被贬官期间,那时他在政治上处于逆境。行为规范但他和其兄一样,具有一种旷达的情怀,故一篇之中而“快”字七出,极写其观赏形胜与览古之决,抒发其不以个人得失为怀的思想感情,道出了人生的一条哲理:心中坦然,无往不快。

文:参考百度文献
图:源于百度
欢迎关注公众号“诗词文化12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