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冯溪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蜂蜜的功效与作用及食用方法七 南北三百年-五斗米道场

2017-03-10 全部文章 193
七 南北三百年-五斗米道场
181、孝文帝元宏5岁得到父亲的禅位成为名义上的皇帝,10岁成为实际的皇帝,在位23年,去世时也不过才33岁,刚过而立之年。北魏的这几任皇帝寿命都不长,孝文帝在位时间长也主要是因为即位比较早。孝文帝在位的绝大多数时间都在策划执行北魏的汉化改革,北魏的文治在这一时期到达顶峰。从晚期这几年的轨迹来看,如果孝文帝能在位时间更长一些,可能会效仿太武帝时期一样和南齐动用武力一较高下,当然也不排除对外征战是为缓解刚刚汉化改革留下的内部矛盾的一种转移视线或者是过渡缓冲的方式。孝文帝的汉化改革,让接近两百年分裂时代的胡汉对立转向胡汉融合,自此以后,北方民族虽名义上是胡人的天下,但是鲜卑人在礼仪习俗、教育信仰上都开始全面接受汉人的传统,加上鼓励跨民族通婚,以文化差异作为标准来区别鲜卑人和汉人变得很模糊,几十年之后北方鲜卑化的汉人和汉化的鲜卑人没什么区别,隋唐王室各有一半鲜卑人血统也完全不会让人感到惊奇。最终与汉人有着种族和文化差异的鲜卑人逐渐消失了,鲜卑族完全融入了汉族之中。孝文帝在这样的民族融合进程中扮演了催化剂或者说是加速器的角色,虽然早期因人而异也有不同程度胡人汉化现象(比如石勒汉化程度不高,苻坚的汉化程度很高),但是这种自上而下全方位的强制调整是从孝文帝牵头的。
182、孝文帝的汉化改革需要一个综合的评判。对于汉族而言,鲜卑族向汉族靠拢是百利而无一害的。南北对立的局面下,汉族此时占尽劣势,南朝宋皇帝三个狂暴两个分裂,南齐正走着南朝宋的老路,南朝自开始以来比起东晋只有更糟。汉族的政权,甚至是华夏文明,在此时走到了瓶颈口,遭遇了危机,如果北方胡人在自己的文明状态下(或者在汉人看来是未开化状态)哪一天南征成功了吞并了南方所有的地盘,汉人将如同同期的西罗马一样因为外族的入侵失去政权而处于被殖民的游离状态,在漫长的岁月中渐渐丧失话语权然后趋于消亡。这时候北方开始汉化,像是给汉文明加上了保险一样,即使有一天南方全境沦陷,如一百年后的南陈,汉文化也不会因此消亡,只不过是北方接过了文化传承的使命。本土纯正的汉文化在南朝的荒唐和动荡下危机四伏,已经礼坏乐崩,亟待修复这一问题。而北魏此时的汉化恰好给南朝文化注入了新鲜的血液,把华夏文明从崩塌的边缘拉回来重组;孝文帝祭祀孔子、周公,用尚古的眼光去推行儒家和人本文化,全面暴露劣根性的南方在文明的交流上得到缓冲,才能经过动乱之后能再放异彩,开启一波隋唐盛世。从汉族利益的角度出发,孝文帝简直就是鲜卑族的曼德拉。
183、孝文帝改革对于鲜卑族本身而言有利有弊。就汉本位的角度来看,鲜卑族抛弃自己的文化习俗向汉族靠拢,在文化上是进一步的提升。北魏立国一个多世纪,拓跋鲜卑从游牧文明走向农耕文明,如今又从游牧文化过渡到农耕文化,立足于文化,让鲜卑族和汉族完全融入,这样鲜卑族才真正坐稳这一块地盘,就算政权更迭,他们依旧与汉人相容,在这片土地长久地生活下去,不需要担心有哪一天被迫离开中原,倒退回到阴山漠南去过那种居无定所的游牧生活。但是汉化改革同样让鲜卑族失去了他们本应传承的自有的鲜卑文化内容,移风易俗牺牲了正当代的一代人,也牺牲了自己固有的民族特性。这是福是祸难以预测斯佳唯婷,但肯定要有为之付出和牺牲的人,这种牺牲不仅是既得利益上的让步,更是精神信仰上的扭曲,达不能实现政治抱负,穷不能做主自己的衣食住行,只能默默成为新时代的铺路石和旧时代的殉道士。
184、对于北魏政权而言,孝文帝的改革从长远来看可以说功不抵过。改革的初衷都是好的,加速汉化可以让鲜卑族在中原坐稳位置,长期统治这片土地,目的达到了;北魏朝廷的组织形式也可以说更加先进。但是,汉化牺牲的是北魏自草原部落以来的尚武传统,武将的地位被大幅削弱,文官新贵在九品中正制的全面推广下牢牢占据决策层,文绉绉的皇室和公卿群体渐渐形成一股清谈风,彷佛当年的西晋。北魏的旧国都在平城,紧靠塞外,为了震慑柔然,北魏太武帝时期在领土最北面设置了六个军事要塞作为据点,其中比较出名的包括怀朔和武川;六个军事要塞统称为六镇,常年由世袭的武将家族、军人贵胄掌管。在尚武的北魏风气下,六镇军事集团为北魏输出武将人才,六镇子弟享受朝廷较高的待遇,六镇是很多贵族子弟甚至宗室子弟追求进入的利益集团的不二法门。但是在孝文帝迁都之后,六镇远离了国都,失去了战略位置,也失去了以往长期占优的资源配置。那些以军功得到爵位的旧贵和荫户家族不被重视高京燕,甚至被削弱权力;在北方六镇守卫建功也不再是光彩的事情,职业军人的地位大幅下降,待遇恶化。这一阶层的迅速堕落便是北魏改革带来的隐患,社会矛盾因此积累激化。孝文帝在位期间,改革还没有方方面面的渗透,孝文帝去世后,这个问题逐渐浮现在台面上。重文抑武的风气让北方六镇的繁荣退化,没人再愿意主动来这荒凉的地方,都是被流放的犯人和被征发的苦役不得已来到边疆履行义务,昔日为北魏朝廷争夺天下出生入死的武将世家不得不与这种低等族群为伍,拉低了平均素质,六镇逐渐开始出现小规模的骚乱和动荡不安。改革之后带来的社会矛盾问题非得孝文帝这种雄才大略的领导人才能有办法矫正,如果孝文帝能活长一点,或者继任者有政治才能,那么这个问题可能可以得到缓解。北魏自道武帝开国以来到孝文帝六代君主,没有一个在任期间的所作所为是给北魏拖后腿的,这一点已经比南朝宋和南齐好太多。偏偏孝文帝之后,这样的优良基因用完了,之后的北魏朝廷整体风气开始由盛转衰,皇帝变得昏庸懦弱。从更玄的角度来看,这不是孝文帝的锅,但是北魏的国运确实已经到了转折点。
185、如果说北魏有了衰弱的苗头,那南齐已经到了倾覆的边缘。萧宝卷是南齐的混世魔王,和萧昭业比有过之无不及,暴戾程度甚至超过了滥杀大臣的刘子业。萧宝卷即位之后不理朝政,只和身边的太监宠臣玩耍,朝廷事务全部交给萧鸾托付的辅政大臣,朝中萧遥光、刘暄、徐孝嗣、萧坦之、江祏、江祀六人共同理政。六贵同朝,皇帝昏庸,在荆州的萧衍预测南齐国祚将尽,天下即将再次陷入动荡,于是和部下张弘策商议暗中招兵买马,修整军备,又让部将吕僧珍伐竹为矛,沉入江底备用。萧衍还将位于建康的兄弟暗中接出到襄阳,而这时萧衍的兄长萧懿因为人事调度,从益州刺史解任入京为官,萧衍派张弘策苦劝萧懿不要入朝,萧懿忠于南齐,不听萧衍的劝告。499年8月,因为萧宝卷荒淫无道举止失德,朝中一些大臣对萧宝卷继续当皇帝失去了信心,想要废掉萧宝卷改立其他皇族。江祏想立萧宝玄,刘暄得罪过萧宝玄,所以不支持萧宝玄想立萧宝夤。萧遥光直接想自立为帝,江祏、江祀兄弟同意,刘暄反对,萧坦之则不吭声。萧遥光见刘暄反对,谢脁举棋不定,于是暗中害死谢脁,又派人刺杀刘暄但未遂。刘暄为报复萧遥光等人,直接向萧宝卷揭发了萧遥光等人的阴谋,萧宝卷立即派人杀掉了江祏、江祀兄弟,灭门江氏一族,然后下令召见萧遥光,打算趁萧遥光入殿觐见的时候刺杀萧遥光。萧遥光明白萧宝卷肯定要加害自己,于是直接举兵东府,联系荆州的萧遥欣和豫州的萧遥昌一同起兵支持自己。萧遥光起兵后,为除后患,带兵冲向萧坦之的府邸,要挟持萧坦之入伙。萧坦之亮出保皇派的身份,翻墙逃出去,联系禁军与诸大臣告知萧遥光已反,然后跑入台城连夜组织抵抗。天亮后,徐孝嗣得知有变,入主台城稳住军心,萧遥光没有趁夜急攻台城错失良机,再战被萧坦之、左兴盛、曹虎率领台城禁军力战击溃,加上萧遥光本部有人叛变,萧遥光很快兵败被杀。叛乱平息后,萧坦之、刘暄、曹虎各得封赏。
186、萧鸾一生最为得意的是抢在萧昭业对自己动手之前干掉了萧昭业自立,由此得出的结论是下手要快准狠,于是临死前传授给萧宝卷的信条也是如此,要杀伐果断,做事不可在人后。萧宝卷唯一学会的就是这个,于是从即位开始就杀气四溢,一旦有大臣被诬告,萧宝卷便不分青红皂白仓猝下令处死。萧遥光死后不到一个月,保皇派的萧坦之、刘暄、曹虎三人连升官都没来得及,就被萧宝卷找个由头杀掉了,其中刘暄还是自己的亲舅舅。对于萧宝卷的荒唐举动,当朝六贵的唯一幸存者徐孝嗣有些犹豫,沈文季的侄子沈昭略力劝沈文季和徐孝嗣废昏立明,徐孝嗣不愿意行动。两个月后,萧宝卷下令让徐孝嗣、沈文季、沈昭略三人入宫,以毒酒赐死三人,并诛族两家。沈昭略对于徐孝嗣的迟疑破口大骂,徐孝嗣也后悔,但也已经无济于事。萧鸾死后一年,当朝六贵在自己的分歧和萧宝卷的屠杀下全部完蛋。
187、陈显达当年是萧道成的部将、南齐开国元勋,且在南齐二十年的时间里一直与北魏抗衡过招,基本上不落下风。萧宝卷即位后陈显达感觉到了事态不对,为求自保陈显达请求外出任职,在浔阳驻兵担任江州刺史,萧宝卷想把陈显达扣在身边,见陈显达想走,对陈显达略有不满。陈显达在江州听说萧宝卷杀尽了朝中大臣,十分害怕,自己也已经七十二岁,盼着自己早点死掉混个善终,得病了也不去治,偏偏还痊愈了。萧宝卷等不及陈显达自己死,就想拿陈显达开刀,在左右佞臣的谗言下打算讨伐陈显达。陈显达见躲不过此劫,索性举兵从江州出发攻打建康,庾弘远为陈显达谋划路线。萧宝卷逼反了陈显达以为验证了自己的猜想,果然高兴,派崔慧景、胡松、左兴盛讨伐陈显达。陈显达沿长江顺流往下,在采石击破胡松,逼近建康。陈显达为求速胜,绕过秦淮守备声东击西偷袭台城,结果秦淮河的禁军也冲到台城与陈显达交战、闭门死守。陈显达亲自率领的偷袭部队仅有数百人,失算被禁军包围后,陈显达以七十二岁高龄身先士卒搏击拼杀,连砍数人后槊被折断,最后力战而亡。庾弘远被俘弃市,死前高呼要灭掉昏君萧宝卷,自己不是反叛而是就义。萧宝卷平定了陈显达的起兵越发骄恣,开始喜欢随意出宫残杀百姓,建康城外一片萧条,从上层到底层都没有生计。
188、到500年初,六贵完了,江州刺史老将陈显达完了,现在轮到了豫州刺史老将裴叔业。陈显达反叛时,裴叔业很想帮陈显达一把干掉昏君,以平叛的名义隔岸观火,盘算着如果陈显达能赢就跟进帮忙,结果陈显达没成事,裴叔业“平叛”消极怠工落了把柄。由此,萧宝卷开始对裴叔业有所猜忌,建康城内的裴家人赶紧逃到豫州,裴叔业确认了朝廷即将加害,最终决定举家投降北魏,并献出淮水重镇寿阳城。北魏听说有这等好事,连忙派元勰带着奚康生、杨大眼来接管。还没等到北魏军队到来,裴叔业就病死了,但是儿子裴植依旧决定投降北魏,奚康生先到一步,接管了寿阳。得知寿阳被献了出去,萧宝卷立刻让萧懿赴任豫州刺史并且要求夺回寿阳,之后又加派崔慧景增援。萧懿屯兵小岘城,让胡松、陈伯之先后夺城,都被奚康生击退。随后元勰和王肃赶了过来,胡松被奚康生击败,南齐由攻转守,还丢了合肥,两军陷入僵持。萧宝卷让崔慧景出征前,下令在殿内单独召见崔慧景。已经有很多重臣都是被这种单独召见丢掉性命的,崔慧景以为自己这次必死无疑,但是萧宝卷这次没有动杀心,崔慧景见完萧宝卷活着出宫,觉得自己逃过一死。崔慧景的军队出发才到广陵,他的儿子崔觉从建康逃出来投奔入军中,崔慧景见后顾无忧,召集武将起兵反齐推翻萧宝卷,得到军队内的一致响应。500年3月,崔慧景全军掉头直扑建康,萧宝卷之弟萧宝玄也在京口起事接应崔慧景,崔慧景大军气势如虹,在儿子崔觉和侄子崔恭祖的骁勇战斗下大破台城禁军,禁军全面溃败,左兴盛战死,崔慧景一举包围了建康,完成了陈显达没有达到的进度。在包围建康之际,崔慧景觉得大势已成,已经开始谋划攻破建康后要改立谁。
189、崔慧景还没拿下建康就想着之后的美梦,起事的军队内部也开始涣散,崔觉和崔恭祖两人争功闹起了内讧。台城军破、建康被围的消息传至豫州前线,萧懿正在吃饭,听说崔慧景叛变,筷子都来不及放下就下令全军班师援救建康,自率千余人从采石矶渡江,沿城举火救援建康。崔慧景征战多年,与陈显达、裴叔业长期合作与北魏抗衡,军事经验本该在萧懿之上。但前线的统筹与后方起事毕竟有天壤之别,崔慧景提前飘了,没有采纳崔恭祖阻断萧懿行进路线拖住援兵的建议,而是轻敌迎战,结果萧懿在秦淮河力战击败崔觉的部队,让崔慧景陷入了被动。因为此败崔觉和崔恭祖反目,崔恭祖入建康投降,崔慧景军队军心大乱,不得不撤围建康,最后在城内萧畅和城外萧懿的夹击下溃败,崔慧景独自逃跑到建康郊外被渔夫所杀,崔觉、崔恭祖均被处死,同样萧宝玄也被萧宝卷处死。崔慧景死后,萧懿因为平叛首功被封为尚书令。萧衍密信给兄长张紫炜,让萧懿趁机独揽大权废掉萧宝卷,萧懿一心愚忠,不肯听从建议。
190、萧宝卷本来下令赦免崔慧景同党,表现出罕见的气度,结果下面的佞幸茹法珍、梅虫儿不依诏令行事,滥杀无辜,把京城富有者诬告为同党以便搜刮财富。茹法珍又向萧宝卷进谗言说要尽快除掉萧懿,一些正直的大臣听说后赶紧劝萧懿离开京城去襄阳避祸,萧懿还是不肯。最后萧宝卷听信了,恩将仇报下令用毒酒赐死萧懿。萧懿死前还劝谏萧宝卷要提防自己在襄阳的亲弟弟萧衍,估计萧宝卷觉得自己能耐大,毫不在意。之前六贵为了是否废掉萧宝卷的政治主张分成了两拨,萧宝卷利用支持自己的一拨干掉了反对自己的一拨,然后过河拆桥把支持自己的一拨刘暄、萧坦之和徐孝嗣都杀掉;陈显达反了,崔慧景也反了,裴叔业投降了北魏,萧懿护驾有功反被赐死,南齐仅有的战力在接二连三的动乱中损失殆尽。500年11月,萧懿的死讯传到襄阳,国乱又添家仇,萧衍觉得时机成熟了,连夜召集张弘策、吕僧珍、王茂、柳庆远等心腹,定下起兵日期,之前秘密准备的武器战船派上了用场。萧衍又派参军王天虎成功拉拢了荆州刺史萧宝融和萧宝融的谋臣萧颖胄,于是南北荆州一起反叛,萧宝融被推立为盟主,但先锋军事完全交给萧衍。萧颖胄部将杨公则接连攻下湘州、巴陵、长沙,501年2月和萧衍部将王茂、曹景宗以及萧宝融部将邓元起会师夏口。萧宝融见形势有起色,在江陵自立为帝,与建康的萧宝卷分庭抗礼。
191、萧宝卷派出羽林军讨伐萧宝融,并且让陈伯之接应,两军在郢城拉锯,萧衍一时无法攻克。6月,建康城内连续出现两拨想刺杀萧宝卷的行动,最后都功亏一篑,张欣泰和胡松想除掉萧宝卷身边的奸佞,恰好萧宝卷让茹法珍、梅虫儿等宠臣作为监军前往郢城监军,张欣泰见他们出了城,便前往刺杀,结果茹法珍逃了出去,跑入台城紧闭城门,张欣泰进不了台城,军队被打散最终起事失败。萧宝卷这次又杀掉了张欣泰和胡松。501年7月,驻守郢城和鲁山的南齐军队相继因为缺粮投降。萧衍让韦睿留守郢城,继续东进至豫州,邓元起和杨公则逼近浔阳后,陈伯之迫于形势投降萧衍。9月,萧衍和张弘策率先头部队直下,萧衍攻下姑孰、芜湖,曹景宗占据江宁,即将包围建康。萧宝卷无动于衷,在宫内一直嬉戏,觉得之前那么多次反叛想害他都没成功,这次也一样会自然化解,把军权全交给宠臣们指挥。结果李居士不敌曹景宗,弃守新亭;萧宝卷又让王珍国率建康城仅剩的十万军队屯兵朱雀桥,并且由宦官王宝孙督战,逼迫王珍国不得后退。王珍国的军队在王茂、曹景宗和吕僧珍的联合夹击下彻底溃败,又被王宝孙卡住退路进退失据,蜂蜜的功效与作用及食用方法南齐许多士兵都在被逼无奈之下投水而死,萧衍一鼓作气到宣阳门城下。很快,东府、新亭、石头城、京口、广陵、瓜步渡等据点守军全部投降萧衍,萧衍都督众将猛攻建康六门。
192、萧衍东下攻夺建康的时候,西边的益州刺史萧璝前来趁火打劫袭击江陵,留守的萧颖胄与萧璝僵持不下。随后萧颖胄病死,而萧璝因为萧衍即将攻下建康,觉得萧宝卷大势已去,于是改为归附萧衍。萧颖胄死后,萧衍成为众望所在。萧宝卷对于建康城被围这件事毫不慌张,自己只去祷巫求福,每天和宫人演习武斗。茹法珍就算是佞臣,也知道形势不利,几次出兵战败,只能闭门死守,求萧宝卷能赶紧散财来激励将士效命。萧宝卷不肯,连出钱也不想出,只知道训斥将士不忠心作战,还准备着解围之后庆祝用的仪仗。王珍国和张稷索性与萧衍通谋,设法除掉萧宝卷。501年12月,王珍国、张稷买通内应,率兵入云龙门遇到正在玩乐的萧宝卷,这次萧宝卷身边再也没有愿意守卫的人了,被乱军所杀。张稷召集百官,迎萧衍部队入城,张弘策入宫封府库,所部秋毫无犯。萧衍以太后的名义,废已死的萧宝卷为东昏侯,处死茹法珍、梅虫儿等人,推翻萧宝卷在位时期的所有失德政令,自己因为废立有功媚上欺下,加封中书监、大司马、扬州刺史,一下子跃居百官之上。
193、以往昏君暴君或者是被废掉的君主,名义上通常还能享受王爵或者公爵,而萧宝卷因为实在太浑,朝廷连公爵都不愿意给,只给侯爵,还带上了个东昏的谥号,可见朝野上下对此人之恨意。502年初,大权在握的萧衍都督中外军事,剑履上殿赞拜不名,不久加封梁公,相国,然后是梁王。又一个刘裕和萧道成出现了。凭借消灭萧宝卷带来的威望,以及范云、沈约等文官为股肱,萧衍于502年4月逼迫齐和帝萧宝融禅位,改国号为梁。同月,在沈约的建议下,萧衍最终还是除掉了禅位的萧宝融,并且开始清洗南齐萧氏一族。萧宝卷的昏庸让南齐走向了终点,萧衍的南梁拉开了序幕。萧衍的父亲萧顺之是萧道成的族弟,萧衍和萧道成都出自兰陵萧氏,本是同宗,稍有血缘关系。但是萧道成南齐宗室这一支的后人已经因为暴虐无道失尽民心,萧衍为了拨乱反正,放弃了齐这一国号以示划清界限。在萧衍的计划中,新的朝代要收拾自刘宋以来宗室相残、礼坏乐崩的失德局面,给朝野上下重新树立正确的价值观;但是清算前朝宗室这件事萧衍也免不了要去做恶人,除掉了萧宝卷的所有兄弟。在这次清洗行动前,宫内宦官通风报信给了萧宝卷的弟弟萧宝夤,于是萧宝夤连夜从地道逃出建康城,独自往北步行逃跑。萧衍派追兵追杀萧宝夤,萧宝夤恰好到淮水边,装作渔夫才逃过追捕。几天之后,萧宝夤衣衫褴褛、两脚磨破,艰难地走到了北魏最南边的据点寿阳城,见到了任城王元澄。
194、元澄得知南齐遭到变故,可怜萧宝夤的遭遇,也想着萧宝夤可以像之前刘宋遗老刘昶那样成为钳制南方的棋子,于是收留了萧宝夤,并且允许萧宝夤为动乱中死去的南齐宗室包括兄长萧宝卷设祭坛遥拜服丧。此时北魏汉化到达了鼎盛,他们见到这个死里逃生的南齐公子哥在居丧期间谨遵礼节而且待人诚恳磊落,一举一动都有贵族气质,觉得萧宝夤很了不起,崇尚汉文化他们似乎找到了一个标杆,就连元澄也对萧宝夤敬佩有加。很快萧宝夤用自己的个人魅力折服了北魏的朝廷,北魏开始器重萧宝夤,并且让他掌兵拜将,成为南下对付萧衍的先锋利器。年仅15岁的萧宝夤,在经历了一系列变故之后,在北魏涅槃重生,把兴复南齐当作了自己的毕生重任。萧衍虽然为了推行仁政赦免了一部分人,但这部分人显然没有领情,刚被赦免就跑出来作乱烙印残妻,攻入卫尉府杀掉了张弘策,最后在王茂、吕僧珍等人的联合夹击下才被消灭。几个地方军阀仍然各怀异心,陈伯之受手下人蛊惑觉得自己要被萧衍针对,于是也逃跑到北方投靠了北魏,最后被分配到萧宝夤门下。巴蜀地区益州刺史刘季连因为被萧衍更换任职不服而反,最后萧衍派邓元起将刘季连势力消灭。在萧衍的治理下,南方逐渐回到正轨,范云、沈约出任左右仆射。沈约是南朝吴兴沈氏一族的代表,祖父是晋宋之际的名将沈林子,自己也仪表堂堂文采斐然,可以排上美男子之列。但是范云去世之后,沈约没有继续得到萧衍的信任,不再进入朝廷的中枢决策层。
195、年届不惑的萧衍比起刘裕和萧道成,最大的优势是年轻,有足够的时间重整朝纲,把宋齐时期手足相残、君臣敌对的紧张关系修复,进而能重新倡导儒家的礼法和佛家的宽恕,让社会风气逐渐好转;南梁的长久稳定也得益于萧衍的长寿。南方重回正轨,但是北方却在偏离正轨,元恪即位之后,亲信小人疏远王公大臣,开始对自己的宗室提防。元恪越是提防、疏远宗室,宗室越感到紧张,想通过废立皇帝保住自己的地位。501年,元禧图谋刺杀元恪,事情败露后被赐死,元恪更加验证了宗室不可交心的想法。这和孝文帝时期大力提拔元澄、元勰的做法反了过来,离刘彧、萧鸾等人的做法越来越像。齐梁交际之时,北魏几大外臣王肃、穆亮相继去世,元恪信任的贤臣渐渐少了,佞臣逐渐变多。元详作为亲王,在朝内有贪婪骄奢的不良风气,元恪对元详很是不满,于是指使朝臣将元详弹劾入狱,安插谋反的罪名。元详本身没有反心,无辜蒙冤而死。随后元恪又听信高肇的谗言,下令派禁军守卫诸位亲王的府邸,实为监视。元勰见到宗室成员的生存空间被元恪大幅挤压,也心灰意冷不再出门管事,改为在家闲居。
196、萧宝夤正式成为北魏一员后,唯一做的事就是请求出兵伐南梁。这次北魏同意了,503年夏,由元澄作为总指挥,以寿阳为据点同萧宝夤、陈伯之一起伐梁。元澄分兵攻略淮南,南梁经过短暂失败后稳住了阵脚。萧宝夤在这几次战斗中格外卖力,援救寿阳成功,击退南梁的袭击。北魏将领元英包围义阳城,萧衍接连派出曹景宗、王僧炳、马仙琕去救义阳,来回拉锯了半年多,最后没救回来,义阳失守。505年,南梁汉中太守夏侯道迁因为要被人事调动叛梁降魏,北魏派邢峦、王足前来接应,邢峦收下汉中大礼,进而一下子夺下梁州全境,又派王足继续往下攻打梓潼和剑阁,威逼巴蜀。益州刺史邓元起紧急调兵组织北上救援汉中,结果不小心征用了在这边任职的皇室萧渊藻的爱骑,萧渊藻一怒之下擅杀了邓元起。结果邓元起一死,益州没有人有本事抵抗北魏,王足一路打到涪城。邢峦、王足上书北魏朝廷,请求一举攻下益州,把巴蜀归入北魏版图,但元恪不知吃错了什么药不同意,勒令王足退兵,王足很不爽,并因此萌生了离开北魏的想法星梦缘演员表。西线的战事暂告一段落,但东线在豫州的南北大战已经全面铺开,北魏主帅任城王元澄坐镇寿阳,节度急待复仇的萧宝夤、宗室后起之秀中山王元英、猛将杨大眼,在淮水沿线与新兴政权南梁一较高下。
197、寿阳沦陷于北魏,对于南方政权来说就像是被钉子插进了胸腔,再进一寸就是心脏。就算不针对萧宝夤,南梁也必须要想方设法夺回寿阳以解除建康近在咫尺的威胁。萧衍让自己六弟萧宏挂帅,王茂、曹景宗、吕僧珍、杨公则悉数派出去,主战场屯兵洛口。506年初,萧宏手下的文书丘迟成功劝陈伯之重新归降南梁;南梁王茂与北魏杨大眼交战不利败走,但南梁另一路军队在韦睿、昌义之的指挥下接连攻克之前丢失的小岘城、合肥城和梁城,随后韦睿班师。北魏形势不利,加派西线战场连战连捷的邢峦前来督讨,邢峦一来,恰逢那边韦睿一走,北魏立刻扭转战局,南梁三线溃败,北魏与南梁的战场拉到淮阳、洛口一线,逼近萧宏的大本营。萧宏是个废物,才能平庸,对外胆烟台潮汐表小,对内骄纵,而且萧衍还挺信任自己这个亲弟弟,任用萧宏作为主帅分明是萧衍任人唯亲的毛病暴露了出来。北魏与南梁在洛口相持,萧宏才觉得自己到了前线身处危险,临阵怯场想班师。马仙琕等将军极力反对,觉得在此撤退不守住淮河南梁将万劫不复;吕僧珍看出了萧宏这个人靠不住,觉得班师保存实力未尝不可。结果其他人都反对,吕僧珍想分兵去夺寿阳围魏救赵缓解洛口的局势,萧宏一听还要分兵出去就极力反对,南梁军队上下不统一。
198、506年9月,洛口夜里下起暴雨,军中有些惊乱,萧宏作为主帅见状不出面稳定局势,反而擅自逃跑想回建康。主帅突然逃了,南梁的北伐精锐当即士气崩溃,弃甲投戈一下子流散,加上场面混乱,一下子损失了五万余人。元英和邢峦发现白捡了这个便宜,继续扩大战果,渡过淮河包围钟离,距离建康已经不远。北魏宣武帝元恪在后方瞎指挥,不同意邢峦围而不攻的消耗战,撤了邢峦的统军任务,让萧宝夤协助元英强行攻城。南梁洛口之败后形势危急,萧衍终于选对了人,紧急派出曹景宗和韦睿救援钟离。北魏数十万军队围攻钟离城,昌义之以三千人死守,北魏攻城损失惨重而不能攻克。随后韦睿迅速开拔至北魏军队大营外,挖长堑与北魏对垒;元英派杨大眼突袭韦睿大营,韦睿沉稳指挥,布阵强弩队不断射杀北魏骑兵,杨大眼被乱箭射穿右臂,负伤逃走。元英亲自与韦睿交战,也被韦睿打败。曹景宗、韦睿占住淮河,趁淮水涨潮歼灭洲上魏军,又以火攻烧魏军大营,北魏损失惨重,被俘五万余人,收缴器械无数,元英逃走。钟离保卫战在韦睿和曹景宗的指挥下南梁大获全胜。北魏方面追责,萧宝夤、元英被免职。然而南梁萧衍却没有追究萧宏临阵脱逃、萧渊藻擅杀大将的责任,明显护短。南梁立朝前几年的南北大战告一段落。
199、洛口、钟离两战后,双方都消耗很大,南北休战了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南梁在萧衍的治理下逐渐平复民生,萧衍设立天子五馆兴复文学选拔人才,崇尚儒学,南梁开始进入繁荣期。另一边,北魏的政治生态继续恶化,元恪宠幸高贵妃,外戚高肇因而得势,害死原来的于皇后和皇太子元昌,帮助高贵妃成为皇后,自己成为国舅。高肇得势后肆无忌惮地贪财贪权,改掉前朝制度爱西楼网站,贬损功臣和宗室,北魏的官员都对高肇有怨气。高肇为除政敌,开始捕杀反对自己的大臣,尤其是元魏宗室。京兆王元愉不服高肇专权,也与元恪交恶,于是在信都起兵反叛元恪,最后被剿灭。之前元恪废立皇后,元勰极力反对,于是高肇痛恨元勰,向宣武帝元恪进谗言说元愉谋反事件中元勰是内应。元勰此时已经闭门在家,没有话语权,宣武帝听了谗言后逐渐倒向高肇。508年9月,高肇假称宣武帝诏令让元勰入朝赴宴,酒宴结束后,高肇派手下人用毒酒强行灌元勰,最终杀死了元勰。元勰才干突出、德高望重,在孝文帝时期是元宏的左膀右臂。元勰死后,北魏满朝文武皆惊愕痛惜,对宣武帝和高肇的恶行失望灰心,许多在前线效力的跟随过元勰的将领纷纷献出城池投靠了南梁。
200、北魏高层遭此变故,朝野心气都衰减了不少。因为此前元勰长期参与治军很得军心,元勰的死让北魏的军队也泄气了不少。前线出现叛变后,北魏想来夺回地盘,与南梁发生一些小规模战事,但只要韦睿一来,北魏就认怂乖乖撤退。北魏开始在宣武帝元恪的鼓动下兴办佛学,打压儒学,佛教在洛阳盛行,朝廷出资开凿龙门石窟,修建远近佛寺数千家。这段时间里南梁大将曹景宗、张稷和北魏宗室元英相继去世;又一个时代过去,南梁和北魏还没有和解。到了512年,高肇仍在独揽大权。元恪将元诩立为太子,唯独这一次破了例,立了太子后没有杀元诩的生母胡充华。这可以认为是人性上的进步,此前子贵母死让北魏一直不存在后宫乱政引发的危机(冯太后虽然干政但是没有乱政),但这一次破例,却给北魏留下了祸患。同一年,北魏将饥民迁到北方六镇,这对于六镇子民来说几乎是侮辱性的政策。明君不再,贤臣难求,已经经历的百年沧桑的北方帝国逐渐呈现出衰颓之势,各方面的矛盾逐渐累积,就像蓄势待发的火药桶。点燃这导火索的,肯定不会是南梁,只可能是北魏自己。任城王元澄等一干高官对此已经有所警觉,但现在朝廷他们说了不算。
201、513年,北魏南边边境淮水发大水淹了整座寿阳城,守将李崇坚持不肯弃城,困守山上。马仙琕趁机攻打寿阳,但是被李崇击退。北魏此前几乎一己之力拿下巴蜀的将领王足因为得不到重用,加上武人地位低下选择投降了南梁,见到寿阳城有发大水淹城的经历,于是献策萧衍说可以在淮水上筑堤决水淹寿阳。萧衍觉得这个计策很好,不顾水工的反对,让康绚都督淮河军事,征发淮扬地区二十万民工修筑大坝浮山堰。自从裴叔业献寿阳城投降北魏后,寿阳就成了南方的一大威胁。为收复寿阳南梁与北魏打了好几年的大仗,几次几乎夺回寿阳城,但与南梁结仇的萧宝夤几乎是开了挂地守住了寿阳。萧衍本以为萧宝夤不过是出身皇族的养尊处优的公子哥,亡国了逃命活下来就万幸了,如同东晋的司马恢之、南朝宋的刘昶,最多还能在他国被当成吉祥物供着,怎么也想不到养尊处优的纨绔子弟还能蜕变成北魏前线的中坚力量,让南梁朝廷为之头疼。南梁的地盘在淮水下游,萧衍却想在下游挡水淹掉上游的寿阳城。结果历时两年,浮山堰两次垮塌,南梁耗费了无数物资人力,最后到头来淹了自己,毁了自己的良田,征发的民工死了十分之六七,淮河沿路瘟疫爆发民生凋敝。
202、515年初,北魏宣武帝元恪去世。在其一朝没有像萧宝卷、刘昱那样的亡国的过失,但与北魏宗亲贤臣的关系交恶、信任外戚打压武将、对孝文帝改革遗留问题的忽视成为了北魏由盛转衰的拐点。元恪去世后,在崔光主持下迎立太子元诩即位。此前被高肇、元恪排挤的大臣于忠站了出来,高皇后想在元诩即位的时候杀掉胡充华,胡充华被于忠、崔光保护了下来。于忠与百官请出任城王元澄还有元雍再度出山辅政,高家势力一落千丈,高肇被元雍、于忠下令处死,追究罪责,高太后被贬为尼;胡充华当上了胡太后,因为元诩比较年轻,胡太后开始像冯太后那样临朝称制。胡太后也学起了冯太后,常常临幸宗室亲戚家,由于胡太后专权没人敢惹,崔光劝阻胡太后无果。元澄奏请重视北方六镇的镇将,修警备防止盗贼,胡太后不理睬。胡太后喜欢佛事,北魏进入了更狂热的修佛寺的运动中,元澄建议要清理一下佛教,胡太后也不答应。胡国珍和刘腾一个是外戚一个是宦官,靠和胡太后关系好专权朝廷卖官鬻爵,北魏在新一代的政治局势里没能有好转。南朝也好不到哪里去,萧衍又重新起用了六弟萧宏,对于萧宏贪赃枉法的勾当萧衍丝毫不在意。萧衍的护短可谓到了极致。
203、北方的文臣武将之间的矛盾在逐渐加剧,胡太后没有大局观,只能靠耍小聪明维持住朝臣间的平衡,朝令夕改,损失朝廷的威信向各方势力屈服,混上来的官员各个贪财鄙陋,朝纲松懈,北魏内部由此前长时间的铁板一块变成一盘散沙。519年正月,征西将军张彝的次子张仲瑀上奏,内容是继续排挤武人,取消武将的品级提拔。这种进谏几乎是要断送掉所有北魏武将世家的前程官路,消息一出炸了锅,文武之间矛盾被引爆,北方六镇还来不及有动作,朝廷的虎贲、羽林两营禁军就已经纠集起来,约定日期冲到张仲瑀家闹事,放火烧了张家的房子,殴打张彝与张彝长子张始均致死,张仲瑀重伤逃走。首都发生了这样的暴乱,禁军集结打死尚书省的朝廷命官,北魏也只能向闹事的武将一方妥协,除了处斩为首的几人,其余赦免,并且为平息众怒恢复面向武将的品级制度。
204、禁军闹事放火的当天,负责送信至洛阳的小吏高欢看到了这一幕,判断北魏的动乱已经在所难免,于是当即辞去职务回乡,开始散尽家财广结豪杰,为将来做准备。高欢祖上在辽东效力西晋,五胡时代仕官于慕容鲜卑,北魏时代祖父高谧曾任中书监重臣,但后来因为犯事被全家流放北方六镇,后代就在北方住下来。高欢籍贯青州渤海郡,自己是怀朔镇人,汉族,但因为家族长期呆在六镇已经被鲜卑化,鲜卑名贺六浑,与怀朔当地人司马子如、贾显智、孙腾、侯景、尉景、蔡俊等人结交相善。属于高欢的时代还未开始,但已经不远。519年末,北魏任城王元澄去世,忠良渐远佞幸用事,北魏逐渐被拉入万劫不复的深渊。胡太后虽然号称把持朝政,但有用的政令常常被下面的人扣住不执行,实际权力被北魏元乂垄断。清河王元怿因为长得帅被胡太后逼幸,随后胡太后重用元怿辅政,而元乂因为犯法被元怿秉公制裁,元乂有所不满,与刘腾密谋囚禁胡太后,然后暗杀元怿。此前边镇大将已故中山王元英的几个儿子反抗元乂,起兵想推翻元乂但是失败被杀。北魏朝廷在元乂和刘腾的把持下乌烟瘴气,元乂继续贪婪,盘剥六镇,百姓苦不堪言,各级官员都腐败不堪,基层穷困,北魏的社会矛盾愈演愈烈。
205、520年,柔然内部发生政变,原本可以继承可汗位置的阿那瓌被族兄捷足先登,战败后逃到北魏这里求收留。元诩让崔亮迎接阿那瓌,对其礼遇有加。之后柔然稳定了下来,阿那瓌想返回柔然,北魏也同意,并扶持阿那瓌,阿那瓌在北魏的帮助下回到柔然当回了可汗。523年4月,柔然遇到了饥荒,阿那瓌向北魏求赈济,北魏派元孚出使柔然,想教化柔然人;结果外交没有处理好,阿那瓌与北魏翻脸了,劫持了元孚向南侵略,直到平城才放归元孚。北魏方面派出李崇和元纂带领十万军队讨伐柔然,元纂的部将于谨很给力,以两千骑兵连破柔然军队,把阿那瓌赶回了漠北。李崇见到六镇的状况,上表建议要分配军功,抚慰六镇的后人,在六镇分置郡县,让军人的后代能被提拔为官,但北魏朝廷充耳不闻。于忠的弟弟于景被元乂贬职到六镇之一的怀荒镇当守将,柔然入侵时,怀荒镇的镇民请求发放粮食给他们,但于景不肯给粮。怀荒镇镇民因此愤怒,聚而造反杀了于景。就在此时,沃野镇镇民破六韩拔陵聚众起兵,杀了沃野镇的镇将,拉开了北魏晚期六镇叛乱的序幕。很快,破六韩拔陵得到了长期以来受压迫六镇子民的一致拥护和响应,怀荒镇反民也紧跟着加入破六韩拔陵的队伍中。
206、破六韩拔陵队伍如燎原野火般一下子壮大起来,接下来就需要扩大地盘,于是引兵南下派部下卫可孤攻打怀朔镇和武川镇。怀朔镇将杨均为抵挡突如其来的叛乱,紧急提拔敕勒族尖山人贺拔度拔当军主,让贺拔度拔带着三个儿子贺拔允、贺拔胜和贺拔岳守卫怀朔以抵御破六韩拔陵的攻势。523年末,北魏重臣崔光去世。到524年,北魏朝廷对待北方叛乱才有所行动,让元彧讨伐破六韩拔陵。与此同时,高平镇民赫连恩反叛,响应破六韩拔陵。很快起义军势头越来越大,杨均和贺拔度拔无法抵御,武川、怀朔相继陷落。赶来的元彧在五原与破六韩拔陵决战,最后兵败。北魏再派李崇前往平叛,李崇不情愿,被迫当征讨大都督统兵与破六韩拔陵交战。六镇内乱全面爆发后,梁武帝萧衍派豫州刺史裴邃北伐,准备趁火打劫;西北地区的陇西和凉州也乱了起来,刺史被杀,莫折念生成为首领,与破六韩拔陵东西呼应,攻下了高平镇。李崇已经年老,加上部将败给破六韩拔陵,相对于起义军,北魏的官兵陷入了被动,李崇退守云中pamam,放弃了和叛军争夺六镇。六镇尽叛的消息传到北魏朝廷,朝廷感到了事态的严重,孝明帝元诩同意对叛军免罪并加强日后的待遇,让郦道元出使抚慰六镇。但六镇起义已经闹大了,不可收拾了,北魏朝廷现在才来反省已经晚了,郦道元已没法进入战乱中的六镇。北魏一时间千疮百孔、疲于奔命。
207、六镇起义之时,并州秀容郡出现短暂的叛乱,当地豪强契胡酋长尔朱荣出面用自带武装讨平叛乱。尔朱荣是契胡部落的后人,迁徙到尔朱川之后在此定居,把尔朱当作姓氏。如今北魏动荡,尔朱荣暗中培植势力,招纳贤士与勇将入自己部落想做一番大事,与高欢交好的侯景、司马子如,还有贾显度、窦泰等人都依附于尔朱荣门下。北魏三面受到莫折念生、破六韩拔陵和南梁的夹击,处境艰难,于是便出重金募集民间组织帮忙抵抗叛乱和入侵,尔朱荣便应募起兵,培养自己的契胡骑兵来帮助北魏。北方战场局势仍不明朗,北魏负责抵御破六韩拔陵的是元深和李崇,元深为独揽军权赶走了李崇。在起义军阵营里,此前被俘的贺拔度拔父子伙同武川镇兵宇文肱一同在起义军内部作乱,袭击杀死了起义军将领卫可孤,但贺拔度拔也在此战中战死,贺拔家三兄弟和宇文家逃了出来回归到北魏的阵营。西北地区,原本负责征讨莫折念生的北魏将领元修义患病解职,北魏再度启用萧宝夤,让萧宝夤作为总指挥坐镇关中讨伐莫折念生。萧宝夤此时已经年届不惑,一段时间没有掌兵,自己与北魏联姻娶了北魏孝文帝女儿南阳长公主,当上了驸马爷。萧宝夤一直以来志在复国南齐,能够再次掌兵便十分珍惜这次机会,与北魏猛将崔延伯合力击败莫折念生,收复雍州和陇上,把莫折念生逼退至陇西。
208、南梁针对北魏动乱的北伐也颇有成效,北魏徐州刺史元法僧投降了南梁,萧衍让朱异、陈庆之等人率兵接应,接管下了彭城等地。裴邃一下子攻下了新蔡、郑城,收复北豫州和南兖州,汝南等地也纷纷响应南梁。北魏方面负责对付南梁的是元琛,元琛被朝廷催促进军,结果仓促之下被裴邃打败,只能困守寿阳。到525年5月裴邃去世,南梁在收复除寿阳以外的绝大部分江淮重镇的情况下还想继续扩大战果,梁武帝萧衍亲自到白下督军,让次子萧综出镇彭城,夏侯亶接替裴邃继续进攻北魏的地盘。南梁本来北伐局势明朗,结果梁武帝萧衍的次子萧综突然反水投奔了北魏。萧综生母是吴淑妃,此前是南齐末帝东昏侯萧宝卷的妃子。萧宝卷死后,萧衍入主建康,把吴淑妃接纳入自己后宫中,7个月后吴淑妃生下萧综,时人怀疑萧综是萧宝卷的遗腹子。萧衍不计较这些,对几个儿子都差不多一碗水端平,但萧综长大后听到类似的传言信以为真,于是刨开萧宝卷的棺材滴血辨亲,发现自己的血可以渗进萧宝卷的骨头里,于是暗暗把萧宝卷当作自己的生父,并且以反梁复齐为志向。这次逮到外镇机会,萧琮便叛逃北魏,想效仿萧宝夤的路径。南梁军队见主帅二皇子逃跑去了对面,这么诡异的事情都能发生,顿时又军心大乱,夏侯亶急忙撤军,北魏趁势追杀,南梁各路军败,只剩陈庆之一队人全身而退。
209、北魏宦官刘腾死后,控制大局的元乂对付外战忙不过来,被胡太后、孝明帝元诩和丞相元雍抓住机会复辟,夺了元乂的职权,在政变中获胜重新上台,然后处死元乂及其党羽。胡太后重新上台,开始宠幸新大臣郑俨还有徐纥。这两个人虽然勤于政事,但没什么本事,面对北魏这个烂摊子没什么办法。北魏为挽救危局,以重金酬劳求柔然阿那瓌出兵帮忙镇压六镇起义。以前六镇就是为了北魏用来对付柔然的,现在北魏已经沦落到了靠求柔然来对付六镇。阿那瓌看在报酬的份上同意与北魏修好,从漠南一下子出兵十万,从武川攻向沃野,破六韩拔陵的军队不敌柔然这支生力军,屡战屡败,形势急转直下。西北战线上,莫折念生求援于高平的起义军胡琛,胡琛派出部将万俟丑奴、宿勤明达支援莫折念生,万俟丑奴用计激崔延伯出战,以逸待劳将崔延伯包围射杀。崔延伯一死,陇西的北魏军队遭受重大打击,萧宝夤见战局不利,被迫退回关中。但不久之后莫折念生被部下背叛,在北魏的夹击下走投无路投靠了萧宝夤,随后被人所杀;万俟丑奴取代胡琛成为新势力。萧宝夤幸运地平定了莫折念生势力,但紧随而来的又是万俟丑奴。北方一团乱麻,从北魏到六镇再到北方各个地方势力,甚至是南梁,都被卷入到了乱局之中。
210、破六韩拔陵在五原与元深相持,围攻五原、云中,北魏靠贺拔胜与六镇叛军展开白刃战,抵挡住破六韩拔陵多次进攻。参军于谨通过外交手段说服西敕勒部重新归附北魏,又以伏兵击败破六韩拔陵。正好阿那瓌率柔然铁骑南下,背后偷袭破六韩拔陵,破六韩拔陵大败,部众被打散,死伤惨重,破六韩拔陵南渡黄河逃跑,随后便下落不明,多半被柔然人所杀高美高。剩下的二十万叛军散卒被元深以怀柔政策收编,元深向北魏朝廷请求就地安置郡县来收纳投降的起义军,但朝廷不允许,只同意把他们迁到河北冀州和定州。北魏从523年开始的六镇起义本已暂时告一段落,但由于北魏安置政策不当,破六韩拔陵失踪后起义失败仅仅一个月,被迁往河北的柔玄镇民杜洛周再反于幽州,不满于迁徙的刚投降的镇民见有人起事又开始纷纷响应。投奔杜洛周的人里面就包括了高欢、蔡俊、尉景、段荣还有彭乐等人。北魏只能又开始调集兵马接着平叛。敕勒酋长斛律金原本是怀朔镇主杨均手下的军主,曾跟着破六韩拔陵反叛北魏,后来觉得破六韩拔陵成不了事,于是投降回北魏。杜洛周起义后,斛律金不敌声势浩大的杜洛周,于是丢下战场跑去投奔了尔朱荣。周梦晗杜洛周得到北魏幽州地区反叛势力的接应,立刻发展壮大,北魏派去的常景、元谭打不过杜洛周。杜洛周就在蓟城与北魏官兵相持,同时在五原的降户鲜于修礼也反了,北魏好不容易熬到六镇起义失败,一下子又开始变得千疮百孔。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