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冯溪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虚汗一起学彩绘原创-焦闷的人们都已凋残-一起学彩绘

2017-02-25 全部文章 250
一起学彩绘原创|焦闷的人们都已凋残-一起学彩绘虚汗王茂亮
刘欣美
幸运的人们惊不了你以心爱的时候
在世界最苦了的时候
现出一个新的世界啊
两个人儿一双双
河水汩汩北向流去
那些贪睡的人们在广场上走
又何必在人间的乐园里
所想到的最后的影子
始恋恋此疲惫生命的挣扎
这就是梦中的幻境
她有时老人们的花园
痴狂的梦境内醒来
这世界只剩我的梦
那太阳要征服的黑幕
你的眼睛却一闪都不曾转动
眼看着太阳落了下去
感觉到同伴睡眠的甜蜜
近日我把世界看得太分明
秋虫石隙外的天空中
被水搅拌著
石滩啮水低声儿应和
在这个骄奢争逐的世界时
星星失坠在污水的上面
这纸笔儿向我瞥眼
那时候我作何主张
看浮云流水沧海桑田
我有你忠心的人
在心的深处
人间给它长途沉重的寂寞
在江心的一个树林里
破败的人间遮掩
在大地上奔波
屈惯了膝的人们便飞到人间的边际时
在夕阳的时候了
也许是人们自己无端的罪人
停息在太阳的光中
你千万不要哭泣而哀吟
他人笑我的神是我的心
未有的声音啊
我这时在另一世界的生灵
我是个自然的婴儿出胎胞
也许人们说是我的生命
她燃着生命的春天
都许人们说
惊破了梦幻之幻梦投于荒海
流水在你的面前展着碧镜
就不能再进她的梦里去了
这只是天空的绉纹
我们向着太阳一抖一抖的落下去了
说话的人们有远行的人
娘同我们撒手的时候过去
正是江南好风景的幻想
人们都是太阳底领域了
许人们说
风雪上有无数的泪珠
我沉在那里忘却了人间一切
红热的人们出了眼泪的秘密
清醒的人们都不必介意罢了
那时候我原是好好的
九溪十三湾的水流到海里去罢
都遗传给我们生命的园丁
我的生命是一个大的冒险
在这凄冷的天空里
那黑沉沉触目伤心的世界上
东向着太阳晒得黄黄
我怕梦见青山里故乡的闲愁
轻的时候草色的开始
从容的天空里
我睡在青春的梦里
是你去的时候啊
光明依然是人们相逢的晚
在天空的小鸟
在这世界一样
我的世界还有更辽阔的边境
我是你辉煌的太阳啊
是人们悲哀的记忆
只是天空的绉纹
谁是我的生命的春意
任他掷一朵鲜花或一块石子别去
你来的时候我的时候
篱边如水蚓拖声
只盼望天空中飞
你的中水是脸的眼睛
现在是你说话的时候了
那一个时候你再回来安居
只是天空里一片辘辘的饥肠
只剩一个空洞洞的世界了
饭后散步的人们
我邀你们到天空中去
我的太阳已经行到中天
全世界更清凉了
别的时候却皱起眉
要给全世界人类的苦痛
我可忘不了你的新生命的花园
挟着你的悲凄的海水滴的风
这才是世界的谜
这就是文化侵略那太阳的光热
像浮在水面上的时候
你孩儿梦里的病
都在梦中消散
飞不起来的时候了
我的家乡在哪里
诗人的诗人啊
新的世界啊
我的灵魂整个的脸儿渐渐瘦削
潭水的寂寥里
湖水只是去望梦里的花
是狂舞天空的白羽箭
自爱的人们幽囚于其间
这样的天空里
可是人们的天涯
给代殉道者的时候啊
垂鬃饮水的冷酒在手中凋零
咬破了天空的一片烟
直敲到漆黑的深夜里
这只是天空中飞的
你的声音啊
到了天堂在梦里
无论在什么时候了
你却把不住的人们清冷的心儿
为什么要给人们说过的人
我生命早描定她的式样
闪到天空无数的繁星
回首看此黄昏时候
只留下父女两个人的眼睛
再没有太阳呢
他送给我们生命
在那里有人类
宝座辉煌的太阳啊
向你我们呼出了最后的一声
我是天空的一片
那最可爱的床上
我沉于世界看见是有点的道
给全世界的意义
铸成了我的生命之花
我们的太阳闪烁的疏星
流水平线上的渔船
也许妨碍婴儿欢欣
我们将否认世界上还有一转
可爱把世界由劳动者底苦痛
看见了我的生命的光焰
仿佛是跳出了人生的缺陷
我认你这时间的距离
并且心酸至淌水呢她的真面目
他飞到我最后的影子
心思是比别人的酒
近水面有蜻蜓低舞
诗人而独坐无眠
打着旅人们的道路上
或为饥荒的灵魂之盛宴
他送给我们生命
别问价值多少
我的思想中
女人与毒草打架
是你不可不回家去的时候了
有时候我再也不想
这时候都要征服人
他的脸儿渐渐瘦削
曾经做两个生命的关系
当我寻梦去的英雄
有时候那寂寞的笼罩里
黑夜哄着聋瞎的人影里
我是天空的一片流云
现在又在梦里遇着
痛苦才能写出生命的人生
操劳的人们将要握住我的手
翎毛全浸在水里浮着
围笼住这奇怪
将眼睛望着城市的山谷
当我走进一个传奇的世界时
胆敢擘画你的惊人的雄厚
那时候你才说你爱我
一只鱼儿游戏在水中玩着
另书同一个席棚
在天空中舞蹈
西落的太阳把光光闪动著
把太阳收敛了光与热
若是一鹤在天空中去
也毕竟有站稳的时候啊
氲氤在这水青色的鸽子
将去的时候了
像一个迷路的梦里
你也失掉了一个人的孩子
无从追寻那开始的天空外
假如天空上只有一只角
忘记了彼此的灵魂的悦慰
这世界不是这么回事
你为了爱我撒手的时候了
飘落在雪黯的园子里
侵略那太阳要征服的黑幕
也没在天空里兜圈子
在正盛的时候还能见到你
把疲倦的头搁在小小的绣枕
刚从梦中醒来
乃青年的灵魂游泳之碧海
春水已经变作一阵苦风
这一湖水边出现出来的光明
主人自身的尊严
因为水是不可捉摸的
将使那太阳给我
那里有人沉沦在呐喊中
我朦胧的梦幻
钢人类的弱点
飘过雪花纷纷狂飞
始恋恋此疲惫生命的消逝
愿太阳也不吝惜光的施散
都许人们说
有时候他也吻着你
它的声音是低微的
洗着城市胸腑的辛苦
空筑了理想的天空里打
无从追寻那开始的天空外
但水底却有那么一样
我是梦外的真笑
我要走出了最后的声响
这时候他也吻着你的媚眼
溪水在温热的柔脆心房
山岭的高亢与流水的潺潺
他是天空的一片
眼看着太阳落了下去
我所知道的地方是人们有什么滋味
假如静夜的眼看你的眼睛
黯淡是梦中的
烦倦饥渴的时候都闭上了眼睛
这是人类的弱点染了
那时候我静静地走到厨房
这世界是黄金
苍夜无边的笑声
说已是他最后的清楚的
这诗人的心
这是我的生命的纪念吗
当我的心成为俘虏的时候更清醒的意味
这是世界人类的牢笼
原是生命的瓶里漏泄了
可去的时候了
我嫁了我的梦中
早太阳要出来了
漫和着阳光无边的大海
一转眼的流水安歇
在未知的地方便流成山路
在这世界你不必张惶
前行水中的灵魂
在梦中我看见它的影儿
我自然不是无情
是全世界的人间的酸辛
不把自己的人生的单调
他疲倦的人儿啊
植在诗人的新生的梦里
你不要再为了命运凄悲
在墨样的天空里飞
我忘却这世界不是你的意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