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冯溪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蘑菇大战丁中校友孔赛:丁中记忆之“体育篇”-丁中广祥

2015-08-21 全部文章 184
丁中校友孔赛:丁中记忆之“体育篇”-丁中广祥

【往期回读】
带母亲治病
我的老师凌露
鸟都没有,还叫什么春?
享受读书的幸福
致儿子
再游朴园

【作者简介】
孔赛:江都区樊川镇(原三周乡)人,生于1968年3月。1979~1985在江都县丁沟中学就读初中和高中,1985~1989在南京工业大学(原南京化工学院)硅酸盐工程系就读无机非金属材料科学专业。大学毕业后曾在潮州三环股份有限公司和深圳南虹电子陶瓷有限公司从事功能陶瓷材料和器件的研发工作,目前居住在深圳,就职于深圳爱博科雅技术有限公司。

作者近照
丁中记忆之“体育篇”
丁中校友 孔赛
有关丁中的体育记忆,必须从水泥乒乓球台子说起。
校友“松下客”说:“那时候放学一群人飞跑抢台子,往台子上撂书,撂上去就算占了。”校友“靖”说:“抢占乒乓球台陈金定,三球淘汰制。下雨后台下常有积水,垫几块碎砖就玩起来了。”
初中时我的课外运动主要是乒乓球,这和我们初一(2)班紧靠乒乓球台有关系。

丁中1982届初三(2)班毕业照,其中有沈秋林老师。照片由顾慧琴同学提供。
乒乓球台东侧近围墙边又有“爬竿”。一根长长的毛竹,套在上下两个固定的铁环里,有六七米高龚仁龙。课余时间,我们经常去以身试杆,两只手握紧竹竿,光着脚板夹紧竹竿往上爬。那时爬到竿的顶部不费力气的。

上世纪80年代的丁中校园
初中时体育科就有“达标”要求,体育不达标的,文化成绩再优异李恩霖,也是不能评为“三好生”的。
男生达标的小项有50米跑、1000米跑、引体向上、立定跳远、掷铅球或实心球等。
体育课外的时间,我们经常三五人一起练习、比试,玩得不亦乐乎。高一时,姜必胜同学立定跳远跳得最远。
那个年代,体育课还有单杠、双杠、跳马、跳箱等体操项目。教我们体操的是王东贵老师辣炒鸡胗。
单杠、双杠安放在学校东门进来的路的北侧,靠近菜地。单杠引体向上是“达标”的项目之一。记得还有这样一套动作:双手支撑在单杠上,一条腿越杠骑坐在杠上,然后双手握紧杠,以单杠为轴心向下摆动再回转到起初的姿势。这个动作我起初不得要领,有次课间测验田普,往下摆动时双手没有握紧杠子,“噗通”就掉在杠下了,幸好老师在杠子下放了海绵垫子。后来悟出了动作要领,顺利完成了,那感觉比吃两个“狮子头”还爽。
至于跳马、跳箱,助跑踩在踏板上,如果位置不准或者速度不够快,要么直接弃跳,要么就骑坐在马上卡簧刀,闹的笑话比较多。
这些启蒙培训,让我对体操比赛一直很喜爱。我清楚记得,上世纪80年代初期,中国体操队有一帮尖子选手,男队有李月久、童非、楼云、李宁等,女队有吴佳妮、马艳红、陈永妍等名将,他们在后来的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上取得了佳绩。
丁中那时的运动会分春秋两季。除了径赛的跑步项目外,还有田赛的跳远、三级跳远、跳高以及铅球、铁饼、标枪和手榴弹等。当时跳高、三级跳的江都县记录,是沈秋林老师在丁中就读时保持的。
高中时,我们4班的体育明星是黄长兰和王小平同学。
上学时最怕的是,大冬天在被窝里暖呼呼的,被老师叫起来绕着操场晨跑。初中时班主任是马肇础老师,高一时班主任是杨朝乐老师,我们都是被他们从被窝里叫起来的。
那时候偶尔有拉练跑,全校同学一起出发,很是壮观。路线是从丁中东门出发,向南经过丁泰河上有粗大铁铆钉的木桥、汽修厂门口,在街中心转而过三阳河丁沟大桥神经天下,沿着三阳河东侧的樊宜石子公路向北到曹庄桥,然后穿过曹庄桥沿着两边是挺拔水杉的土路回到学校东门。有些同学轻轻松松就跑完了全程,我往往是硬撑着,气喘吁吁的……

美女同学的背后就是当年的三阳河丁沟大桥
当年,丁中的教职工篮球队是称霸江都教育系统的。主要成员有王东贵、许赞平、沈秋林、李维奇、吴兆勇、沈祥龙等老师星译社小组。王东贵老师打组织后卫,视野开阔,运球自如。许赞平老师身高接近2米泰国朱拉,是当然的中锋;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我甚为惊讶:他怎么可以长这么高?沈秋林和李维奇老师有身高,有速度,也有篮。吴兆勇老师身材矮小,但很壮实,起跳时两条腿跟装了弹簧似的。沈祥龙老师是属于第六人;专项是武术长拳,每天天没亮,他和弟子们就在东门器械室旁的空地上习武了。
有优秀的老师指导,丁中的学生篮球队实力也相当强劲地雷花。较有名气的是丁沟镇上的王家兄弟仨,还有位叫韩晓鸥的。
高中时蘑菇大战,我们4班经常在下午活动课打篮球的有好佬李群、李军,刘虞佳有左撇子单手跳投的严兵,有喜欢抱着球在人丛中乱蹿的汤小林,还有汤晓军、刘俊生、吴玉章、江林和我等;3班的有董亦武、石生俊、裴爱根、徐辉、高云等。有时候天黑了,还摸黑继续打。

85届师生联谊会。其中有王东贵和许赞平老师

85届高三(4)班毕业照
丁中时期有一场电视直播的比赛印象深刻。
那是1981年下半年,我正初三上学期,日本东京等地举行女排世界杯。比赛是采取单循环方式进行,中国队前六战全胜,最后一场是对东道主日本,学校电教室的彩电也对学生开放,我们和老师们一起观看了比赛。只要是中国队得分,我们就跟着欢呼。
时任解说的是宋世雄先生,他的声音高亢,“中央电视台莲花太极扇,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各位观众,各位听众,台湾同胞们,港澳同胞们,海外侨胞们,现在我们是在日本东京代代木体育馆向您现场直播第3届世界杯女子排球赛中国女子排球队和日本女子排球队比赛的实况……陈亚琼把球托起,孙晋芳把球传给郎平。郎平腾空跳跃,她打了个超手球,打手出界,中国队夺回发球权……14:15……10号陈亚琼发球,日本队后排把球打到网前……8号广濑扣球……中国队拦网……得分!17:15!中国队胜利啦!……队员们都跑到一起,拥抱……中国队以3:2战胜了日本队昭仪翠屋!中国女排的姑娘们打出了风格,打出了水平!她们奋勇拼搏,为祖国争得了荣誉古力特!祖国感谢你们,人民感谢你们!”自此,“学习女排,振兴中华”成为口号,在全社会掀起了一股学习中国女排的热潮黛丝恩。女排精神简而言之,就是拚搏精神。
上学时我和几个同学时不时还玩玩“穿越”,一般是在河水小的时候。路线是从校园东南角老虎灶旁的老三阳河边,用手扒着那些河边上的七歪八斜的柳树、刺槐等攀走,穿过30米左右,就到丁沟镇机关食堂吃饭了。
在丁中,最后一次体育活动就是游泳。
那是1985年暑假我们去学校看完高考成绩回家的时候,大概有十几位同学一起去三阳河和丁泰河交叉的船闸附近。那时候河水很干净,河底也没有淤泥,我们尽情地在水中倒猛子、踩水,还有各种其它花样的游法。
我曾在85届同学微信群里问“屁股拉巴”的意思,汤小林同学意译为“游泳”……
2018年5月 深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