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冯溪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菠萝盖一辈子那么长,只喜欢你一个。-星座公会

2017-06-26 全部文章 246
一辈子那么长,只喜欢你一个。-星座公会

空荡荡的校园里,唯有礼堂人声鼎沸。这里已经坐满了人,乔霏虽然来得晚,却得到了颜右丰臀下为她留的位置。她用手微微掀起垂在肩上的碎发,轻拭脖颈间密密的薄汗,又将碎发塞进了橡皮筋里,抬着头望着演讲台上拉着的横幅——欢迎安书易同学归国。
能让系里这么破费的小和田雅子,也只有那个传闻中去美国YAY大学作交换生的安书易了。
乔霏之所以来凑热闹,韩世雅除了有三分好奇这是何人物以外,更好奇他会不会做临床研究的报告,毕竟他在美国,能够进行观习和助理实操的机会会多一些。如果能够听学长做这方面的报告,那还真是不虚此行。
颜右往舞台后张望着,嘴里碎碎念:“安大神还没来?”
乔霏瞟了一眼颜右紧紧握在手里的粉红色信封,她该不会是想递情书吧?
耳边又传来颜右叽叽喳喳的声音:“乔霏,我有点紧张怎么办?”
紧张?乔霏环顾四周,热热闹闹的礼堂这么多人,又不是单独见安书易,她紧张什么?她拍了拍颜右的肩膀并说道:“年轻人,想想明天的局解剖学,想想严教授。”
“……”
系主任老潘头走上了演讲台,很是激动的大声说道:“同学们,我们Z大的安书易同学,从美国回来了,让我们掌声欢迎他。”
乔霏耳朵里被“安书易”三个字填充的满满的,她的目光同在场所有人一样,盯着演讲台右侧那片黑暗的角落。那有个挺拔的身影,当光照在他身上时,犹如夜空中的北极星,熠熠生辉。他穿着很正式的西装,笔直站着的样子像个军人。
追光打在他的身上,跟随他的脚步慢慢移到了演讲台正中央。那个人逐渐转过身来,随着乔霏此起彼伏的呼吸声,他站定了身形。
他脸上浮现出盈盈的笑来,带着嘴角的戏谑,开口道:“我是安书易,未和你们同过窗的学长。”
人群中发出一阵呼声,可随即便是一阵笑声传来,与刚才严肃沉闷的气氛格外不同。
乔霏盯着演讲台上的那人,被手心中捏出的汗出卖了她的镇定。他是安锦年!她暗恋了五年的安锦年!原来你去了美国。
她曾经疯狂的打听安锦年的消息,可明知道他在Z大,却偏偏查无此人。原来他改名了,叫安书易。
安书易又莞尔一笑,紧接着说道:“刚刚开了个玩笑,还是很高兴回到母校,毕竟吃腻了美国的快餐。”
颜右眼睛也不眨的盯着台上的安书易,不知不觉掐痛了同样痴呆呆的乔霏。“乔霏,你待会帮我递下这个,我…我不敢去。”
乔霏顿时丧下了脸,颜右不敢去,她同他高中两年,连话都没说过几句的人更不敢去,何况是情书。可冥冥之中,她又想借此机会去靠近,哪怕说上一句话。
安书易站在演讲台上,不断的接受着教授和校友的提问,就像是被剖析着的外星人,在座的都想要从他口中得知更多的有趣之事。
他从来都是如此耀眼,又如此幽默风趣,与乔霏完全不同。乔霏埋下头,手中的这本《局部解剖学》被随意的翻起,捻起的一角已经发皱,干巴巴的卷曲着。
“学长,你在美国会自己做饭吃吗?”
“我基本每天都在煮火锅,因为想吃火锅的同学太多了,他们还自己带菜,实在难以拒绝,我想我可能很久都不会吃火锅了。”
乔霏听着安书易不入正题的演讲,不由也高兴的笑了笑。也不知底下坐着的老潘头脸色如何,得亏严教授没来。
在老潘头的逼问下,安书易还是切入了主题,讲了诸多跟着医院主刀医生进手术室的事,还被迫的告诉各位同学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之类的话,很显然,大家兴致阑珊。
礼堂的人走的七七八八了,乔霏的胳膊被颜右死死拽住,一双眼睛打量着台下老潘头身旁的安书易。自主任身旁强烈散发出来的“生人勿近”的气息,已经让诸多女同学先行离开了。
乔霏也在等,如同窥伺着猎物的豹子,只要老潘头一离开,她指不定就猛扑了上去。
老潘头又寒暄了几句,嘱托安书易先回家一趟,明早不要忘记回来上课之类的话。
可算走了,乔霏和颜右随即起身,正打算拦在安书易离开时递上情书,可礼堂门口亮了半个脑袋。“哎,你们两个还没走啊,把垃圾捡一捡。”
“……”欲哭无泪!
安书易脸上一抹笑,从二人身旁经过,又顿了顿,回头看了一眼盯着地板的乔霏,咳咳两句:“同学,辛苦了。”
他的身影消失在礼堂门口,随之消失的还有乔霏眼中的期盼。颜右苦着脸,认命的拍着乔霏的肩膀:“乔霏…”乔霏回之一个苦笑,索性走到后面去捡垃圾。
偌大的礼堂只有二人忙碌的身影,颜右的电话响了,在歉意中也接着离开。
乔霏长叹,看着留在桌上那封情书怔怔出神。难怪找不到他,原来去美国作为交换生的是他,可怎么改了名字?
乔霏将情书放进随身洗的泛白的背包里,借着月色往校门口走去。
此时已经天黑,校园里熙熙攘攘的还有些同学的身影。只是食堂的门早就关了,她不得不出校门去觅食。
饥肠辘辘的感觉席卷全身,一间唯一还亮着光的小餐馆进入乔霏的眼中:常氏肥肠粉!
“老板,两碗肥肠粉,不放味精多放辣!”乔霏坐了下来,随手招呼道。
常老板顶着一头光亮亮的灯泡笑呵呵的走了过来,替她摆上了一份花生米,又将她对面的桌子擦了擦。“同学等人啊?”
乔霏尴尬的笑了笑异火丹师,摸着空瘪瘪的肚子正要说话,在她不远处扬起了个头,手又朝她摆了摆:“等我呢。”
谁占我便宜!乔霏侧头一看,气势汹汹的眼神落在了一脸戏谑的安书易眼中。乔霏随之黯淡了凶狠狠的目光,露出了别扭又尴尬的笑容。“安学长,真巧啊。”
安书易起了身,慢慢朝她走过来,又坐在了她的对面,说了句:“老板,清汤面不要了,就两份肥肠粉,不放味精多放辣。”
乔霏低下了头,眼神不知道往哪瞟,可又莫名其妙的问自己干嘛这么怂。
“乔霏,许久不见。”安书易凑近了说道,话从他嘴里说出来竟然没有丝毫尴尬,仿佛他等这次见面已经很久了。
乔霏不可置信的抬起头,正触碰到他冰凉凉的鼻尖,她又猛然往后缩了缩,歉意的说道:“是啊,学长还记得我啊。”
提起这个,安书易眼中笑意满满,想起之前在N中,乔霏留给他的印象还真是深刻,能够带着弟弟来上学的也就她了。
安书易点点头,又问道:“刚才礼堂的是你吧,我还怕认错,没敢问。”
是她,是那个怂的不行的她。乔霏头啄着桌子,瞟着他放在桌上的修长手指,心生羡慕。
“来咯,肥肠粉!”常老板一声吆喝,将两碗肥肠粉放在了二人面前,又笑嘻嘻的走了下去。
空荡荡的小餐馆里就只有老板忙碌打扫的声音和二人吃着肥肠粉的声音。
乔霏感到十分别扭,以往自己都是嗦着吃,现在又跟个“娘们儿”似的一口一口的细嚼慢咽。倒是安书易,边吃边发着短信,将乔霏当做了透明人一般,吃的很快。
乔霏慢吞吞的终于将肥肠粉吃完,擦了擦嘴,还感觉有些饿。安书易随即起身,向常老板走过去,不经意间扫落了她洗的泛白的背包,落了一地的东西。
乔霏心中“咯噔”一下晋文公攻原,立刻俯身去捡,慌乱中那张被书覆盖着的两寸照片被翻了出来,恰好落在了安书易的眼中。
照片中是个十七八的少年,不正是自己?可照片好像是偷拍的,他的眼神并没有盯着镜头。安书易的眼神又向照片下那张粉红色的信封看过去,信封上赫然写着他的名字。他瞟了一眼乔霏,见她举止无措,似乎很是紧张。
他看着乔霏一脸窘迫,悠悠一笑:“我收下了。”他很是自觉的将照片和情书揣进了兜里,将此处的尴尬留给了乔霏,前去结账。
天已经全黑了,街上也只有路灯还亮着。安书易远远看去,校门已经关了,不由走到一旁一辆车旁,倚靠在身旁说道:“学校关门了,我带你去附近酒店开个房间先歇息吧刘喜奎。”
开房?安大神带她去开房?她暗恋五年的安书易要带她去开房?乔霏明知安书易不是这个意思,脸上还是忍不住染了两处红晕。幻想总是要有的,哪怕是个泡沫。
虽然是郊区的晚上,路上没有什么车,可安书易还是开的很慢很稳。乔霏坐在副驾驶,抱着手中的背包蜷缩着,窗户开着,她真是冷的哆嗦。
安书易不经意间的扫过她,赶紧关上了车窗又歉声道:“抱歉,刚从常叔那吃完东西有些热。”
“没关系。”乔霏坐直了,她的余光扫过安书易的侧脸,就像多年前她也这样盯着他一样,只不过这次近的让她不敢相信。她想解释情书的事,毕竟是颜右写给他的。可她又怎么解释照片的事?罢了罢了,反正一脑袋浆糊,不要想了。
车开到一家酒店门口停了下来,安书易带着乔霏走了进去,突然转身问道:“你带身份证没?”
一记吃痛,乔霏撞到了安书易的胸口上,捂着额头又仰着头说道:“带了。”
安书易指着旁边的沙发,“身份证给我,你先在这坐一会。”
乔霏听话的坐在旁边的沙发上,昏黄的灯光温暖着她冰凉凉的身体。如同早晨阳光下未散的薄雾,又让她显得十分朦胧。她的睫毛快耷拉在下眼皮上,兴许是十分疲惫,她有些昏昏欲睡。
不一会安书易拿着房卡走了过来镜泊湖奇观,“你住603,我住你隔壁。”他递过房卡,指了指电梯的方向。
“学长,你留个联系方式,我改天还你钱。”乔霏尴尬的说道。
“嗯,137…2580。”安书易说完,自然而然的拿起她放在沙发上的背包,率先往电梯走去。
乔霏忙跟了过去,举在空中的手想要拿回背包,突然而来的熟络真是让她不自在,可偏偏心底又十分贪恋。
安书易倚靠在603的房门上,伸出手递上她的背包,“明早我叫你,早些休息。”
————
当阳光照进乔霏的房间时,惹来了一声尖叫:“天啊,早自习要迟到了!”
乔霏一顿急,顾不上鞋带没系,抱着背包就开门,与前来叫她的安书易撞了个满怀。
罪过罪过!乔霏心里不住的念叨着,安书易的怀抱太过温暖,她从来没有垂涎过,如今不小心撞了一回,会不会折寿?
“学长,我要迟到了,改天再谢过你,我先赶回学校了。”乔霏往右走了一步,就要往电梯那冲去。
手掌隔着她发白旧衬衣的温度传来,安书易一把拉住了乔霏,问道:“乔霏你是不是没睡醒?”
乔霏被他力度牵扯着,慌张的心神渐渐冷静下来,猛然想起现在的处境,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在学校待了两年多,天天如此火急火燎往教室赶也不是头一遭了,竟忽视了要同她一起回学校的安书易。
“你确定要自己回学校,不坐我的车?”安书易疑问道,歪着头盯着犯迷糊的乔霏。
当然不确定!乔霏尴尬的说道:“麻烦学长了。”
安书易似乎很是满意她这副乖乖的样子,走过她的身旁往电梯那走去,留下一句:“还不跟来。”
乔霏真想拍醒自己,难道她现在还在梦游吗?看到安书易连起码的冷静思维都没了,够丢脸了。
安书易开车依旧如此稳当,不急不慢的,倒让一旁的乔霏急的不行,心中跟有一万只猫在抓一样。
红灯,又是红灯!看来她今天不仅要错过早自习,还要错过第一堂课,那可是严教授的局部解剖课啊,今天要讲腹部九区的划分和腹部各层组织,她不能迟到的。
安书易的手指在方向盘上跟着音乐打着节拍,一停一顿,车也一停一顿马兰矿吧。“想不到还能遇见你,是巧合吧?”
“啊?”乔霏被他这么突然一问,侧过头看着他,可见到他棱角分明的侧脸又不禁紧张,默默的转回了头。
“我记得我高三的时候学校设立的第一个最佳奖,全校就你一个得奖的。”
哦,那是她高二时代表学校拿到了全国奥数的第十名,刚好学校新设立了最佳奖,就把奖颁给了她。她之所以记得这事,是因为学校还奖励了她两千块。
“嗯。”
又是红灯,安书易停下了车,别过头来,眼神似乎期待着什么,又有些迷离的看着乔霏,微微启唇问道:“所以你情书中说暗恋我多年,是从高中开始咯。”
我…我托马真是欲哭无泪啊。乔霏心中一万次的咆哮,颜右啊颜右,你这不是坑我吗。
乔霏咳了两声,有些尴尬的回答道:“学长,其实情书不是我写的虎头兰,是我舍友让我帮她递给你的名捕震关东。”
乔霏如此解释道,可看到安书易的脸上明显摆着不信,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绿灯了,安书易坐直了身,漫不经心的继续问道:“所以那张偷怕的照片也是你室友偷拍的咯?所以她也是N中的?还是说你想告诉我,情书里夹一张高中时偷拍的照片,免得送错人咯?”
“……”这话她没法接,乔霏紧张的手心冒了微汗,死死拽住安全带。她又该怎么解释照片的事?如果是张毕业照什么的还能蒙混过关,可偏偏是她拿手机从人群中偷怕下来的,又抠去了旁边的人只留了他,任她怎么解释也没用吧。
“嗯,我也暗恋学长,暗恋五年了。现在被学长发现了,那就是明恋了。”乔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直截了当的承认了。可话说完,她不禁被自己吓懵了,还更加尴尬了。
安书易不由的莞尔一笑荣华鸡,上扬的唇边有些许温度,如同这清晨的阳光。他轻声跟随着音乐哼起了调调,心情似乎不错。
乔霏感觉到气氛尴尬的要死,她是谁?她在哪?她刚才说了什么?她真想忘记,刚才还直白的承认,现在立马焉了,真是一秒怂。
“乔霏,我就不送你到校门口了,我还有事要出去一趟。”安书易将车停在了马路边上,对着乔霏说道。
乔霏赶紧说了句“多谢学长”,立马下车往校门口跑去,再待一会她可能会找找车上有没有洞让她钻。
安书易看着那个像是落荒而逃的身影,又拿出了衣兜里的照片,他手指微微夹动着将照片翻到了背面,上面模糊写着:Amor。
————
乔霏被这清晨的凉风一吹,瞬间清醒了不少,连步伐也不由加快,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实验室。
一大清早就上局部解剖课,真是提神。乔霏站在教室门口,看着严教授和同学的不同反应说道:“对不起教授,我迟到了。”
严教授推了推眼镜,见是乔霏这个得意门生,脸色阴沉说道:“已经点过名了,记一次迟到,赶紧进来上课。”
乔霏连忙走了进来徐智熙,站在她旁边的颜右推了她一把,小声嘀咕:“昨晚查寝,你去哪了?”
什么?乔霏如置冰窖,那她岂不是跟奖学金无缘了。迟到还不打紧,查寝人不在可就严重了。
乔霏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拿起了摆在桌上的解剖刀具,一件一件的摆放着。“昨晚打扫完出去吃饭,没赶上关门的点,在外面住了一宿。”
颜右“哦”了声,看她这副吓到的样子,又笑嘻嘻的说道:“我找隔壁班的同学帮你挡了一回,怎么样,够义气吧。”
乔霏的脸上又燃起了希望一样,像看天神一般看着这个出手相救的室友,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颜右,右姐!你真是我的救命恩人庞雨熙!”
颜右耸耸肩:“小意思啦,中午你请客就是了。”
“我…”乔霏显得十分犹豫,她想了想兜里剩下不多的钱,还要熬两个星期。“右姐,下月成吗任丘房产网?”
颜右看着乔霏一脸为难的样子,又忙说道:“开玩笑啦,不用请吃饭的。”
尽管颜右尽力掩饰了眼中的了然,可乔霏还是看到了她的理解,心中难免有些感激。
“右姐,谢谢。”乔霏低声说道,手中的手术刀已经被她摆放整齐了。
严教授在讲台上大声说道:“九区法是由连接左右第10肋骨下缘及连接左右髂前上棘的两条水平线,将腹部分为上、中、下三部;再分别通过左右髂前上棘至前正中线之中点作两条垂直线将上、中、下腹部各分为左、中、右三部,共9个区。现在都拿起笔模拟划分一遍,我再请一个同学来做示范。”
乔霏低着头,尽管前几天研究了九区法,可实操起来还是有些难度。
“乔霏,你上我这来给大家做个示范。”严教授推着挂在鼻梁上的眼镜说道,语气中有着对乔霏的肯定。
乔霏自知躲不掉,放下了手术刀,拿起了笔走到严教授身边,依旧是对模型尸体鞠了一躬。可乔霏拿着笔的手却悬在了空中,这是具做烧焦处理的模型,肋骨都不大全,怎么判断第十根肋骨在哪?难道凭着感觉吗。
乔霏有些踟蹰不定,瞟了一眼都来围观的同学,个个都愁眉苦脸思考着怎么划分。
实验室里怎么会有这样的模型,乔霏有些奇怪,“严教授,我可以换成那具模型吗?”
“胡闹,是病人挑医生,还是医生挑病人。”严教授一句训斥,让乔霏红了脸。
她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乔霏后悔不已。可既然如此,她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实验室里安静的只能听见呼吸声,乔霏感受到严教授站在身旁带给自己的压力,菠萝盖虽然尽力克制住自己的手,可画出来的线依旧扭扭曲曲。
门口传来徐徐的脚步声,不多时停留在乔霏的身旁。乔霏能感觉到一丝熟悉,余光扫到他系着纽扣的衬衫一角,不由的怔住了。抬头一看,安书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