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冯溪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菜谱书一语道破同学聚会的本质,句句戳心-每天听本书

2014-05-17 全部文章 202
一语道破同学聚会的本质,句句戳心-每天听本书

不!你坏!”真真推开她,索(性xìng)整个人索到(床chuáng)里面去,不再看她。
“真真?”
“呜呜!”真真捂着小嘴开始哭起来:“你和哥哥一起睡在地上拜伦春逝,却不和真真一起睡,妈(咪mī)是坏人!我再也不要和妈(咪mī)一起玩了。”
听言,林雨晴总算明白她为什么一大早就这么幽怨了,原来是她先醒了,却看到她换着炫儿在怀里一起睡,而她自己却单独在(床chuáng)上,心里觉得委屈。
想到这里,林雨晴就有些哭笑不得,只得细声说道:“你们都是妈(咪mī)的心头宝,哪个对妈(咪mī)来说都是重要的,妈(咪mī)想让你和你哥哥都睡在(床chuáng)上,地上寒气重,睡久了会生病的,妈(咪mī)是大人就不怕,可是是半夜里炫儿自己跑下来的,你让妈(咪mī)怎么办?”
听言,真真嘟唇:“真的吗?”
“嗯!”
“那我今天晚上也要在半夜趁妈(咪mī)睡着的时候跑去和妈(咪mī)一起睡!”
林雨晴只能在心里哀叹,看来她晚上得重新找个地方了,找个(床chuáng)大点够三个人一起睡的地方。
但是目前还是不能管这些事了,她将头发扎起来,然后轻声说:“真真先洗脸刷脸,今天带你和哥哥去见(奶nǎi)(奶nǎi)爷爷,好不好?”
“(奶nǎi)(奶nǎi),爷爷日冕圣斗士?”真真惊奇地瞪大眼睛:“是妈(咪mī)的妈(咪mī)吗?”
“嗯!”
“好桃色经纪!”真真兴奋地跳起来,马上就破涕为笑了,和刚才那个红着眼睛一直嘤嘤哭着的她完全两个样子。菜谱书
收拾好了,林雨晴便带她们到附近的店面上去吃早餐,以往她们都没有吃过这样的东西,三碗馄饨。
看着面前这冒着(热rè)气的馄饨,真真有些惊奇地瞪大眼睛看着:“妈(咪mī)这是什么东西?”
“这个呀,叫馄饨,妈(咪mī)以前还在读书的时候经常吃的,很好吃的,你们快尝尝。”
说完,林雨晴首先拿起勺子舀了一个送进口中。
儿时的味道又回来了,她还记得小时候很喜欢吃这家的馄饨,经常晃着妈(咪mī)给她买来吃,小时候妈(咪mī)很少买,就是俞叔叔带她自己来吃,等长大了,她便可以自己出钱来吃了。
见她开动,真真和炫儿也拿起勺子舀了一口,然后送进口中,却因为烫,真真又赶紧吐了出来,然后舌头吐在外头伸手不断地扇着。
呼哧呼哧……
看她这滑稽的模样,林雨晴捂唇偷笑,但是抽了纸巾替她抹去嘴边的污迹,轻声道:“你小心点,这么烫吃这么急真是的。”
炫儿却极其优雅地将馄饨凑到唇边轻吹气,吹了好一会儿才送进口中。
看到这一幕,林雨晴无奈地在心里叹气。
同样是她生的,怎么两人的差距就这么大呢?
之后林雨晴只好替真真吹凉了馄饨,然后喂着她吃,真真便惬意地享受起来。
吃完了早饭,林雨晴便带她们坐了计程车,去医院。
如果是她一个人的话她是想挤公车去的,可是这两个小孩要是挤丢了怎么办,所以还是搭计程车好了。
却没有想到这一次她遇到还是昨天那个好心司机大叔。
看到是她,司机会(热rè)(情qíng)地打招呼:“小姑娘,又是你啊周晋进?”
听言,林雨晴这才看清是他,便扬起笑容:“大叔,是您啊?昨天谢谢您了!”说完雷鸣哥,她从钱包里取出双份的钱来还给他。
大叔笑着说:“不用给我这么多,昨天的不收了就是不收了,给我今天的就行。”
“这可不行,怎么说您做生意每天跑来跑去不容易icbrr施丹兰。”
两人还在推辞着,真真就接过雨晴手中的钱,塞到司机大叔手里,认真地说道:“老爷爷您就收下吧。”
“咦,这孩子……”
“这是我的两个孩子,今天带她们去医院探望我母亲刘道刚九幽龙戒。”
“原来是这样,真是长得玲珑标致啊,来来快上车吧。”
于是,几个人有说有笑地上了车。
到了医院的时候,雨晴让两个小孩向司机大叔说了再见,便带着她们进了医院,然后找到了林母所在的房间。
进去的时候,林母还在沉睡中,而俞平则守在(床chuáng)前,支着手在那儿打着盹。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林雨晴说不感动是假的,虽然俞叔叔平时老是(爱ài)赌博,可是除去这些,他还是很好的一个人,比如在她很小的时候,他还没有犯上赌瘾的时候,他天天都会带她去吃喜欢的馄饨,还有给她买糖糖吃,每天下班以后都会买菜做饭,真的是一个标准的好男人。
可是后来……他就变了,和外头那些猪朋狗友一起,说赌博可以不用工作就可以赢来很多钱,一开始赢了一小些,就想赢多些,久而久之,越输越多,这赌瘾也戒不掉了高高啦。
但是这次母亲出事,他居然会守在这儿,这点林雨晴还是很欣慰的。
想到这里,她拉着两个小孩上前,轻声唤道:“俞叔叔海员之家。”
听到有人喊他,俞平这才睁开眼睛,颤了颤,眯起眼睛打量着她,然后懒懒地伸了伸腰:“哦,原来是雨晴啊?来了?”
林雨晴点点头,倒了一杯白开水给他:“喝杯水吧俞叔叔,我买了粥,你吃完以后先回家去休息一下吧。”
听言,俞平接过水,喝过以后就想去喝粥,结果却看到两个水灵灵的小娃儿站在那儿,他顿时瞪大了眼睛问:“这两个小娃是谁家的金万维官网?怎么跑到病房里来了?”
林雨晴一顿,抿了抿唇,轻声道:“俞叔叔,他们……他们是……”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倒是真真上前几步,扯着她的衣摆,(奶nǎi)声(奶nǎi)气地问道:“妈(咪mī),这个就是爷爷吗?”
“爷爷?”俞平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她:“雨晴,她刚刚叫你什么来着?你……你……”他惊讶地指着真真,有些说不出话来。
林雨晴对上他的眼睛邪佛修神,平静地低下头道:“俞叔叔,他们两个是我的孩子,的确是您的外孙,唤您一声爷爷没错,来,真真,炫儿,赶紧叫爷爷。”
“爷爷好!”真真怯怯地唤了一声。

参加聚会的人,一部分是当主角的,大部分是做背景的。
不愿参加同学聚会的,一是混得不好的,二是混得特别好的。
同学们相聚,难免会在心底暗暗相互比较。混得不好的,很可能会在比较中感到失落。
谁也不愿意花钱买不痛快,当然也就选择不参加。
另一种情况是混得特别好的,比如做官的已经主政一方,经商的已经成为行业大咖。
此时,水谷幸也当官的怕有人找自己办事,经商的怕有人向自己借钱。
囿于同学的关系和同学会的情境,面对请求很难不答应,但同学会毕竟不是慈善会,答应了只会给自己找麻烦。
此时,找个借口不参加是最体面的处理方式。

喜欢张罗同学聚会的,一是重感情的,二是自我感觉混得不错的。
同学战友亲如兄弟,那段青葱岁月真的值得回忆,时间长了不见确实很想念。
想念到了一定程度,张罗大家聚一聚,这是性情中人的正常反应。
还有一种人就是上学时不显山不露水,现在混得有点成绩。
项羽说得好,富贵不还乡如衣锦夜行,穿了漂亮衣服大半夜在马路上走,谁也看不到,那多遗憾。
于是,开着豪车,招呼老同学们一起吃顿饭,既联络一下感情,又满足一下小小的虚荣心,这也很常见。

入座时主动坐门口的,是低调的或混得一般的;大咧咧直接往主座上走的,是在这群人里混得最牛的。
同学聚会的座次也有讲究,有的组织者了为避免尴尬,会制定出一些规则,比如按上学时在班里的职务,比如按年龄的大小,等等。
但如果组织者没有安排,大多数人都喜欢占一个非主非次的位置。至于主位,不论怎么推让谦虚,最终还是混得好的坐在那里。

吃饭时高谈阔论旁若无人唯我独尊的,一是有见识无涵养的,二是专业就是吹牛的。
国人好吹,同学间相处也不例外。
有些人感觉在同学中间算是混得不错,本就自信满满,再加上一点酒精助兴,嘴里自然滔滔不绝。
而另一些人虽然实力不济,但嘴上仍然不软,这也是多年混社会历练出来的真本领。

在那儿静静吃菜的,一是真人不露相的,二是过得乏善可陈的。
有人说,在和陌生人相处时,想让人摸不清你的深浅三棵千年松,最好的办法是不说话,静静地看着别人归途如虹,偶尔微笑着点一下头,又优雅,又得体,又不会露馅。
多年不见的老同学其实也是陌生人,真有本事、见惯了人生的风浪的,会一脸平静地看大家在那儿表演。
日子平平淡淡又性格内敛的,也会有样学样,既不惊扰别人,也避免被人轻视。

参加聚会的人,一部分是当主角的,大部分是做背景的。
不可否认,同学聚会也有世俗的一面。
有些人张罗聚会徐子菲,可能只是看准了其中一个目标,于是以同学聚会的形式进行,此时,当事的双方是主角,其他人只不过是背景和道具而已。
范伟和赵本山演过一个小品《同学会》,说的就是这一情况。
范伟因为自己公司的运转有些问题,所以专门举办了一次同学会,其主要目的,就是想在同学会上见到农民企业家吴德贵,让吴德贵拉自己一把。

同学会感情最真的情形有两种,一是毕业没几年就聚的,二是退休了才聚的。
毕业时间短,同学间的阶层还没有完全分化,大家既品尝了职场的酸甜苦辣,又还留有校园里的书卷气味,此时大家的感情仍然纯粹而真挚。
而人在退休了之后,经历过人生的风风雨雨,知道了世事无常,明白了活着才是人生最大的成功,大家开始返璞归真,更珍惜同学间的感情,轻视世俗的名利地位。
这时候的同学会,也容易开出效果。

对于同学会有两种错误倾向五子说,一是妖魔化,二是神圣化。
妖魔化同学会的人说,同学会里充斥着各种庸俗的攀比,甚至散发着荷尔蒙的气息。
神圣化同学会的人,会把同学会描述成一副比当年上学还要纯、还要美的画卷。
其实这两种情况都属于极端,即使有也只占极少的部分。
大部分同学聚会,都或多或少夹杂上述各种成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