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冯溪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草原作者一路向西的路上(五)我眼里的川藏线(7)-蓝天骑行俱乐部

2016-10-29 全部文章 265
一路向西的路上(五)我眼里的川藏线(7)-蓝天骑行俱乐部

湖水映着一路的雪山和绿色的森林,那湖边绿色中,那美丽的瓦村就在路边。本篇讲述了一个自爱上骑行后多次西行的故事,经过原作者春水一江的同意,本俱乐部将他创作的游记转发,与大家一起分享骑行的故事。
骑行第十八天:荣许兵站——左贡
5月25日晴天。我们的目的地是60公里的左贡。

早晨起来,看到的是一个风和日丽晴天。
那一夜的风雨,让我们揪着的心放下了。但我们依然轻松不起来,在我们的前面是一个25公里的长坡,而且要翻越川藏线第二高的5008米的东达山垭口。
由于头天晚上在老坛的提议下,队伍里的除了我,其他5人都是在外面吃的饭。我喜欢大棚里那大家在一起的溶溶而温暖的气氛,还喜欢客栈的炖菜的香味,就一个人留了下来。这样,早上他们就吃不到客栈那热腾腾的馒头稀饭了。

在路上,我喜欢随便些,特别在一个队伍里,喜欢户外生活的年轻人大都是穷玩的多,这样,就不能因为自己经济条件好而特殊化,有时候因为面子大家不好说罢了。再说在这样的路上,也吃不到什么特别的味道和东西,多花的钱会很冤枉的。
上午七点多,我和在饭店等饭的小严他们招呼了一声,就提前先走了一步。

一上路,就看到了村前的荣许兵站。那路的右边,油漆的木栏杆圈起的小院里,四合院样的三排整洁的平房,对面在路的左边,还有一排仓库。
兵站在过去是为了一路进藏的部队补给和休息用的。现在由于道路好了,车的速度快了,这些兵站已经很少发挥作用了。但看着它们,就象看到了川藏线历史。
刚过兵站,我发现车的左边一个跛着的老狗慢慢地跟着我。这是一条从如美镇跟过来的狗,头天在店里,就有一路过来的骑友给它买了好多火腿肠。狗的脖子上有个非常明显的标志:一个鲜艳的红色头巾,不知道是那位心疼它的骑友给它戴上的。
我看着它那没有光泽的眼睛和一跛一跛的样子,觉得心里酸酸的。我下车在包里拿吃的来喂它。它用鼻子嗅嗅后,把头歪向一边,一口都不沾。我自言自语对它说:为什么不吃呢?你这是怎么啦!
我想:如果是生病,它一定坚持不了走这么多的路,看来这是一只老狗,它难道是在找自己生命的终点之处吗?

从兵站到东达山垭口是25公里,一路二边的山峰看着不是很高,这是因为我们一直走在4千米以上的高处。几公里后,那一路蜿蜒的山峰上白雪皑皑。

庆幸的是我们骑行在无风无雨的天气里。

我一路向前张望着,想看到那个要翻越的垭口。
有了目标,心里就好象看到希望,可现在没有目标,那缓缓的斜坡好象没有尽头。
路上虽然阳光灿烂,但还是非常地冷,戴着厚厚手套的手僵硬着,高腰的登山鞋晒不到太阳的一边脚是冰凉的。
大家都骑的非常慢,遇到陡坡就下来推着。

我不时地下车,用相机拍着雪山和那雪山之间不断变化涌动着的云彩。
拍照是我路上最好的休息方法之一。

中午时分,我终于看到那标志的移动的基站了,从基站到垭口还有6公里。这是我在攻略上知道的。一路上,我总回望着队友,可一个也没有上来,他们虽然年轻,可在这样的海拔面前邪宝,往往空有一身力气。

这是怎样的6公里?可以用龟行来形容,但我们还是一步步地向前骑着、推着。就在我清晰的看到垭口的时候,路过的车上,我看到老坛和雪飞,他们二人搭着车上来了。

下午一点多,我用了5个多小时终于到达了垭口。

那满山口彩色经幡,在雪的山坡上飞舞着,大家激动的拍照留影。
经过如此地努力,我们站在这雪山之巅。

面对脚下的群山和那山峦上的蓝天白云,我向山下长长地呼喊着!:我来啦!
这一路,2千米我们上来了!3千米我们上来了!4千米我们也上来了!这5千米我们还是上来啦!

垭口非常的冷,我和搭车上来的老坛、雪飞没有敢过久的停留,加上所有的衣服后,就开始那长达25公里下山的路程了。

下山的路也不是很轻松,我始终控制着速度,被风吹僵了的手不是那么地灵活。我必须保持高度的警惕,在这样下山的路上摔下,就是没有生命危险,可后面的路就走不成了。一路的风景虽然不是时节,但我们还是在那高山牧场的山坡上,看到不一样的温柔。

道路右边河对岸的村庄越来越多,越来越有了生机!
下到坡底,到左贡还有十几公里的缓的下坡,这让我轻松了好多。
那远远地不一样的山色在迎接着我们:铁灰色的山峰险峻起来。
一个大大的广告牌横在道路是上空:“开放的左贡欢迎您 !茶马古道秘境,香格里拉腹地。”

我们还看到“藏东第一神山”的路标。据说它的正面就是著名的“梅里雪山”。

在进入一个峡谷,看到道路左边的白塔。这里应该离县城不远了。

在这里一路河边的草地非常美丽,一个个自驾和徒步的帐篷鲜艳的点缀在河岸边。

我看到路边的老坛在照顾着雪飞。
原来由于他们下山太快,雪飞可能胸部受凉,而引发胃部的不适。

下午三点,我们早早的到了左贡。住在左贡菜市场边的金山城宾馆。
左贡,昌都地区的一个县,海拔3877米。左贡在藏语意为“犏(耕)牛背”的意思。很早以前,因人们住的地方的地形象犏牛的背,故而得名。这里318、214国道横贯全境,具有承东启西、联结南北的区位之便,是历代商贾由茶马古道进出西藏的必经之地。左贡县人口居住以藏族为主姜洋洋,有4万多人,占总人数的99.28%

又是老坛的提议,我们晚上在街上吃了个火锅牛蹄,每人50元。大家在那红辣椒的油里不断地捞骨头,因为没有肉,我们只有吮着那骨头上的油笑着。
虽然如此,大家还是吃的很高兴。因为在这里吃东西上当,就当是我们对西藏的一种贡献和支援。
骑行第十九天:左贡——邦达
5月26日,晴天。
清晨,我们不慌不忙地收拾着行装。
当天的路程是到103公里的邦达,路程看起来不少,但海拔只上升500米,沿着美丽的玉曲河骑行,一路小的起伏,没有大的垭口。如果没有逆风,应该是比较轻松的一天。

院里的楼上楼下草原作者 ,住的都是骑友们,看到几个年轻人蹲在地上围着圈,不知道干什么?上前一看,竟然是昨天那条跟在我后面的狗。它身体圈在一起,头尾相连,下巴贴着地面,它的嘴前有好几根撕开的火腿肠,可一根都没有动。
一个小姑娘摸着它的头说:“你怎么不吃呢?”
周围的骑友说着它是怎样的跟着他们到的这里。这应该就是早晨跟着我的那条狗,只是颈子上多了条红色的头巾。一定是那个好心的骑友给套上的。
我看到它那茫然而空洞眼神,心里非常地难受。

在街上吃过早饭,看看表已经七点五十多了。我们在那一路明媚的阳光下,上了路。

出城,我们从城外路边的乌雅村穿过。沿着舒缓道路左边那美丽的玉曲河,一路向北。

那开阔长长地山坳里,村庄炊烟袅袅,阳光下的山峰透出金色,玉曲河那清澈的河水,散漫而肆意的流淌着。 在那水流间河滩的绿地上,牛羊们在吃着那刚刚发青的草。

看着那近在咫尺道路右边悬崖上的平坝,在明媚阳光下,那今人心颤的蓝天下的村庄和绿树,让你的心灵感动着、激动着,带给着你夏日的清凉,冬日的温暖!

我在路上不断地回望着,用我的相机,在那不同的角度和距离,寻找那不同的美丽。

看着老坛和雪飞他们在路上不断地说着话,我忍不住的说:“老坛,在这样的美丽面前,你的单反也不拿出来?”他对我打断他们的谈话感到非常地不高兴。

我们沿着玉曲河骑行着。
在那路边的田间里,第一次看到那在田野里劳动的人。
在那淡淡的绿地上或黄土地上,通透阳光下,弯腰劳动着的藏民,给我画家朱尔?布雷东《拾麦穗的女人》那油画般的感觉。

还有路边的村民和雕刻尼玛石的老人,他们在强烈的阳光下,席地而坐,在他们那黑红的脸膛上,现着单纯而安然的微笑。
一路上 ,我拍的大都是风景的多,看到这些难得的画面,我自然不放过。
可惜的是我的奥林巴斯饼干头相机不支持变焦功能。

我们经过田妥镇,这里有个路边的检查站,路过的车和人都要接受身份证的检查。

阳光下的美丽,让我不时的停下拿起自己的相机无力去爱谁。

下午,我在田妥村通过大桥,开始骑行在玉曲河左岸,在那村头的路上,远远地看四、五个孩子在马路中间游戏着。我紧张起来,因为一路上我还没有遇到那些所谓的“抢东西的孩子”。我降低了车速,准备着应付他们的办法秋成勋,就在我慢慢通过的时候,他们连看都不看我一眼,我心里不由地一阵窃喜。

玉曲河水开始湍急起来,远处地雪峰在蓝色的天空下,二边的山峰没有了温柔,现出火烧的红黑色。

河边的牦牛披着它那长长的毛,一路的景色更加地美丽了。

路慢慢的陡了起来,有着明显的小小上坡,迎面吹着的逆风,让我的骑行速度开始慢了起来。

在美玉乡的路牌前,我遇到二个青年男女,他们是从大理徒步过来的,一直坚持着步行到了这里兰菲儿。我问他们:“为什么不搭车?”那男的说:“搭车会上瘾的,只要搭了一次车,就会有第二次。”

是的,在西行的路上,我们会有各种原谅自己的理由,让自己放弃当初的决心和意念,只有坚强的人才会坚持下来。很多人就是想通过西行来磨练自己意志和毅力,让自己在风雨和寂寞里成长起来。

在我看到克色村的路牌时,一个小的上坡处,阳光下的白塔在蓝天下闪着光。我以为到了,可我进了小村后,小店的藏民告诉我:到邦达还有2公里。

下午5点,我到了邦达,在镇口等着后面的人,没有再象上次那样安排住宿的地方,免得他们对吃住的状况不满意。出门在外,我是一个随便的人,好坏、贵贱都行。就象在左贡吃牛蹄,啃着那什么也没有的骨头雷珠单抗,依然笑着,老坛问我:“怎么样?”我说:“味道不错!”小胖在一边悄悄地说:“50元还没有吃饱!”

邦达是八宿县的一个小镇,这里海拔4120米,美丽的邦达草原和邦达机场就在附近。小镇上都是开饭店和旅社的,看不到一般的居民。

我们住的邦达青年旅舍背包客之家,25元人。晚上,大家睡在床上聊着天,不知道怎么说到企业的生产和销售问题。我和老坛围绕着:一个企业是产品重要,还是销售重要,争论着。我的观点是前者,老坛是后者,小胖支持老坛的观点。 争论中,我知道老坛原在国企做的就是手机屏的销售工作手转星移,在自己手上有了销售的资源后,自己当了老板。他的论点是:不同的产品和质量会有着不同的消费者; 我的论点是:无论是高低端的产品,质量都是企业发展和它可持续生产的决定因素。
我们谁也没有说服谁。最后老坛说:D哥燕赤凤!我比你有钱!
我哑然了,不知道我们的辩论和钱有什么关系?

隔壁的骑友敲着墙,叫道:还不睡觉!我把当晚的辩论戏称为“邦达之辩”。
因为这让我知道一个事实:这就是中国的产品为什么在全世界泛滥,而又没有国际地位的重要原因。它同时还让我知道:人们在追求利益最大化的时候,往往是人性泯灭的时候,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市场上那些充满着那些假冒伪劣和有毒、有害的食品。
为了总结当天的骑行,我在灭灯后的床上,写下我的QQ说说:
怒江左岸玉曲河,身姿妙曼荡清波,
草原青稞二岸绿,炊烟袅袅好详和。
骑行第二十天:邦达——八宿
5 月27日,晴天 。
我们当天的目的地:95公里的八宿。
早上快七点我们才起来,从窗口看到海洋和雪飞已经吃好了饭准备出发了。
下楼后,我问海洋:“不是7点半出发吗?”
海洋说:“谁说的!”我说:“老坛!”海洋不高兴的甩了一句:“他假传圣旨!”说着一个人推着车出发了。
雪飞在门口等着,我知道她是等着和老坛一道。在昨天到了邦达后,老坛在小店里买了200多元的学习用品,说是雪飞的意思,准备在路上送给孩子。
我对他们说:“你们不要培养孩子在路上要东西的坏习惯。爱心如果用的不恰当,往往适得其反的。”
虽然我一路还没有遇到要东西的孩子,但这种现象就是当年北大骑行组织发起的“一公斤”活动培养出来的。这些孩子从给到要,发展到个别强行要,甚至发展到抢夺。
中国式的“爱”和慈善有很多值得反思的地方。
上午七点十分,我们匆匆吃过早饭就上路了。

从邦达出发,出门就是14公里的上坡。一路的缓上坡,但还是非常地吃力,因为毕竟是在4千米以上的海拔骑行。我们在阳光下慢慢的骑着。

在山道上,我们不时地回头看那远处的邦达草原。那里是八宿最主要的风景区之一。五月进藏,一路的美丽的草原还没有完全的绿,这多少给我们留下些遗憾。

上山的路上,武警已经上路工作了,因为西藏人口稀少,没有那么多的劳力工作在这么长的公路线上,所以维护公路的任务全由武警担任,当然也有维护稳定的需要。
走在我前面一步的小严停在路边和一个武警战士说着话。看到我,告诉我说:是老乡呢。我停下来问了问情况,旁边的一个中尉告诉我,他曾经在池州的东至县修过高速呢。我更加地高兴了。东至曾是我工作过的地方,他们修高速部队曾和我们有过密切的工作上的关系,和他们部队的首长还多次在一起吃过饭呢。 他告诉我们:他现在工作的地方,是川藏线上最高海拔的部队了,他们待遇不错,干部、战士都有高原补贴。
看着眼前平整的公路和眼前的战士,我们从心里感谢他们。感谢他们用辛勤的劳动换来这川藏线的畅通和平安!

那远处的山峰应该就是垭口了!

上午九点多,我们就上到了海拔4658米的业拉山口。

在业拉山山峰上,裸石嶙峋,经幡飞舞,我登上观景台,遥望着前方那横在天天际边的长长细细地就象一条长长白色线条似的美丽的雪山,万千大山尽在我们的眼底。

大家都在垭口检查着刹车,因为,从这里缓下坡几公里后,就是传说中的中国公路的奇迹:99拐了!这可是一个长达40公里的下坡,据说每天都会有人在这条路上摔车。这时我看到垭口处雪飞在气喘嘘嘘的冲着坡,老坛在后面十几米的地方。

在垭口我们拍着照片,然后快速地下山。

在一个大山的横排上,那99拐呈现在我们眼前。

99拐,原叫72拐,因山下就是怒江,又称:“怒江99拐”。它是川藏路上最险恶的路段,不知道他多少生命在这里结束。公路从最低点海拔3100米,一路攀升到最高点业拉山口海拔4651米,海拔差1551米。
现在拓宽改造工作完成,在我们脚下的是一路黑色平整的柏油马路。

人们都站在观景台上,为这眼前的奇观而激动着。那在山间盘旋着的公路,远远望去,犹如一条长长的黑带,缠绕在寸草不生的土石山上。在那大山的怀抱里,它是那样的宏大、壮观、深奥、险峻和亮丽,给人荡气回肠的赞叹!

99拐的底部,镶嵌着一个绿宝石般的小村落,在周围红色黄色秃山峭壁的包围中,这一汪绿色显得分外鲜艳。

我在那一拐又一拐的山道上下着,没有人们说的危险的感觉,因为道路修的非常规范,弯道虽然很急,但平缓且视线非常地好。所以,这段路获得过联合国的奖励。如果在这样的路上出事故,只能怪自己太放肆了。

途中在那山坳里,我们经过被绿色的青稞和树木包围着的同宜村、嘎玛村。这荒山中的绿,让人感到分外地美丽和珍贵。

我的手在下山的途中麻木着,因为紧紧的抓着刹车不敢有丝毫懈怠。我不断下车拍着这一路这难得的风光,让自己的手和紧张神经得到放松和休息。这可是长达的40多公里的弯道和下坡。
在我的感觉中这弯道应该不止99道。而那村庄下的弯道更短更急了。村庄下十几公里,我们开始行进在黄色的峡谷里。

在我们前面巨大的弯道里,一条黄色的水流在峡谷里咆哮着,这就是怒江了!不身临其境,你在照片上是看不出怒江那震撼人的气势的。就象这西行之路,你不一步步地走在路上,你就不能真正地体会到这天路的艰辛和其中收获的喜悦!

我们沿着怒江开始缓缓地下着。江的对岸,看到几条羊肠小道在山上盘旋着,那山的凹平处,我们看到二处绿色,那不是村庄,而是山上仅有的几户人家。我想:在这样荒凉的的地方,没电少水,但一定有一汪泉水和一个女人。没有水和女人,就没有生命的滋养和生活的情趣。他们在这样的环境里,一定有着属于自己的快乐和幸福!所以,他们一代又一代的坚守着这一片属于自己的绿色。

中午12点,我在江边的“怒江明洞”里休息,用干粮把中饭解决了。前面就是怒江大桥了。看看码表,这里到八宿还有40公里。后面的骑友也都陆续地到了。

我们继续沿着越来越窄的峡谷骑着,没有了下坡,远远看到江的左岸一块巨大的山体滑在江边,让本就狭窄的河道变的更加的狭窄了,一座拱桥就这里飞架而过,与对岸的山洞相接。真是险恶要冲啊遗爱网!

我们远远地拍着照,这里二岸的桥头都有武警把守,不让停留,不让拍照。
怒江大桥,海拔2730米,因地势险要而被称为川藏公路的咽喉。

我们从桥上匆匆穿过,桥下的江岸直立着,滔滔的江水震耳欲聋。
资料说1953年,官兵们在修建怒江大桥时,一名战士不小心掉入刚刚浇筑的桥墩中,混凝土迅速凝固,战友们想尽一切办法也没能将他救起,只好流着泪将他筑进桥墩。这座桥墩一直被完好地保存着,成为耸立在滔滔江水中的一座丰碑。

穿过大桥几公里,江水分道而去,我们继续沿着江的左岸的峭壁前往八宿方向。
下午的阳光在那光秃秃的峡谷里,让我们感到炎热,一路开始小的上坡,看不到绿色,只有在悬崖的阴处休息着。我们的速度明显的缓慢了起来。

就在我们万般艰难的时候,有了逆风,这让我们骑的更加的痛苦了!

我在那路的栏杆上看到过往骑友的留言:“你妹的风啊!你能吹的更大点吗?”
我在过去青藏线和新疆的路上有过经验,象西藏、新疆这样早晚温差大的地区,下午往往由于温差的变化使得冷热空气交锋而形成风。所以,我们必须抓住上午到中午2点前的时间来更多的完成全天的骑行任务,以尽可能地减少在逆风里骑行的痛苦。

路上,我们在荒凉的黄色中,竟然在路的左边看到一片绿州,那上百平方的水塘边,绿树成荫,牛羊安闲地吃着草。

在一个小的上坡处,非常奇怪地看到一头毛驴晃着它那尖尖的耳朵,自己背着柴在走?毛驴的前后竟然看不到一个人?

峡谷慢慢开阔了许多,江水也不再那么湍急了,一座雪峰远远的出现在我骑行道路的前方。
我看到前方的河床中心,几块散落的巨大的红色岩石竖在那里。在我眼里,总觉得它象个什么?在走近后,看到路边的风景介绍牌,说是孙悟空。
我疑惑着:难道说的是孙悟空在西行回来时,把取的经文掉在河里的故事?可从石头的形象看,还真的有点象卧在水口的孙悟空。
前方一个大的上坡,那临河道的拐弯处有了大片的绿色,八宿应该不远了。

在路的右边,我看到一块“多拉神山”的牌子。
我一路还在想:那远处的雪山是不是叫多拉的神山呢,原来就是身边的小山坡。
路的左边,那矮矮的上坡上有个黄红色的寺庙,可不远处正在施工,灰尘飞扬清朝那些事,我没有停留匆匆的走过了。

后来知道,在这山坡的石头上都被刻满了五字真言虾歌,传说是孙悟空晒经后印在上面的。那个刚刚走过江中的巨大的石头,就是在江中打捞经书的孙悟空。

下午5点,我终于在逆风里,率先到了八宿县城。
我在路边吃着东西等着后面的人。小严接着赶到了,他告诉我:海洋的后拨被卡了,搭车去了然乌,想让前面的西风修修。
八宿在藏语意为“勇士山脚下的村庄”, 海拔3280米。这个过去的村庄发展成了县城。我们在街上找着住的地方。小严很细心,因为海洋走了,雪飞就是一个人了,她又没有混居过,找了好多家的旅社都没有合适的。小严用电话和后面的老坛联系着,说着住宿的情况,怕雪飞一个人住单间经济上承受不了。
老坛在电话那头说:他和雪飞二人住宾馆!小严哑然了。

我们很快就在“雪域骑行之家”住了下了。
每个故事都有转折的地方。而故事的发展,往往都在那有意无意之间的转折中,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海洋的搭车,让我们路上的故事有了不同的方向。

晚上,小严电话告诉我在县宾馆对面的一个饭店吃饭。
我进了包间,看到大家都在了。
老坛说:“今晚我请客!”我脱口而出:“怎么?吃分手饭?”
老坛笑着说:“不是!”我说:“我们还是AA的好。
雪飞在一边笑着说:“今天爬业拉山,我们打赌的,谁落后谁请客棋软收藏站。”这让我想到在业拉山垭口看到雪飞冲坡的情况。小严接着说:“刚才你不在,我宣布了,明天开始我一个走了!我想按照自己的节奏走。”
我知道,在老坛在电话里告诉他和雪飞住宾馆后,小严就非常地不愉快。这是一个非常重感情的小伙子,一路上他对海洋和雪飞这二个大姐姐非常的照顾,每天为她们捆绑后驮包,一路上如果走在前面,也总是等待着她们。在海子山被落单后,又第二次的受到情感上的伤害。陈凯师因为象这样的状况,如果继续同行下去,也就没有什么意思了。
回到旅社,小严告诉我:“海洋的车西风修了修能骑了,她明天和三峡他们一起先走一步。”我这才知道小严为什么宣布自己一个人走了。我和小严说:网上的朋友不要那么认真,我又说了我这几年骑行结伴的情况,让他看的开些。
我的心情也有一种说不上的味道。大家从成都出来在一起都有20天的时间了,每天在一起的时间虽然不多,但毕竟早晚还能见个面吃个饭,自己多少有点归属感。
就这样说分手就分手,还真有点舍不得呢!
分手没有冲淡我下九十九拐的愉悦,在当天的QQ的说说里,我写道:
九十九拐下九天,怒江游走峡谷间,
逆水逆风到八宿,神山竟然在路边!
骑行第二十一天:八宿——然乌
5月28日,晴到阴天。计划是到98公里的然乌。 清晨,我看了看睡在对面床上已经醒了的小严,问到:今天怎么安排?他说:“休息一天。”
我不好多说,非常理解他的心情。我很快地收拾好,和在床上神情黯然的小严告别就下了楼。
在路边店吃早饭,和旁边一个30多岁骑友搭了句话,竟然是泾县的老乡。
他的队伍也散了,其他的人还在后面二天。我们一起上了路。

八宿在身后看去,峡谷和河水把县城一分为二,二岸的绿州,在黄土色的群山包围中,非常地醒目。早晨的阳光在身后升起,我在逆光里拍着江二岸那绿色中的村庄和青稞,不时地有徒步那鲜艳的帐篷进入我的画面。我们远远地互相招手问候着。

在那淡淡阳光下,看着自己印在那道路上的车影。我想着:这是我川藏线独自骑车的第一天,以后的道路上,我将独自一人来完成川藏线的骑行了。我不是害怕孤独和寂寞。在过去的几年里,我多次一个人骑行在路上,在荒无人烟的沙漠和在别人眼里非常危险的南疆,我都是一个人走过。

我的身边不断有年轻的骑友走过,我们互相招呼着。
这让我的心里温暖了许多。

我们在大的起伏的路上骑着,但总体是一个向上的趋势。到垭口是一个69公里的漫漫长坡。从海拔3280米的八宿,到海拔4475米的安久拉山,上升将近1200米。我们一路上不知道要翻哪座山,就这么一个山一个山的转着。那昨天就看到的远处的雪山渐渐地近着。这样的路,大家都非常疲惫不堪。
路上,不时有车顶架着自行车的面包车从我身边走过,不知道车里的骑友看到路上的我们会怎么想?

路过吉达乡,这里有个没有人的检查站,几个小店,有吃饭的地方,但饭店里看不到人。我还是用干粮当午饭。
在一个路边的村庄边,几个在路上玩耍的孩子问道:“有铅笔吗?”,我说:“没有!”说着我就加快了速度,后面的孩子追了几步就停了下来。
我想:我们这些骑行的人一定要为了孩子的未来着想,不能再乱用我们的善良的心意了。
沿途的学校,也应该在这个问题上很好的教育和引导孩子们。


下午3点多,我远远看到一块没有山坡的地方飘着彩色的经幡。3点50分,我终于慢慢地骑着上到这个看着依然是平地的垭口。这不到70公里的路程,我用了将近8个多小时。
安久拉山垭口,海拔4475米,它其实是一个高山草甸,垭口上还有一个蓝色的海子,这是因为垭口四周都是雪山,那溶化了的水在草甸的凹处汇集而形成。
这里也是我们从八宿过来,那沿途逆流而上无名河流的源头,它在怒江大桥前处进入怒江。

垭口处有着多处老百姓的帐篷,他们在这山口卖着食品和土特产。看来进藏旅行的车辆都会在这做短暂的停留,看看这里的雪山和高山海子、草甸。

我们从海子边骑过,这里的下坡很平缓,仍然需要蹬踩诉讼双雄。

路上不断遇到徒步的驴友,他们的背包上挂着:“求搭车!”的纸牌子。我在路过时高声问候着:“辛苦啦!”和他们相比,我们要轻松的多。

下山那一路的山峰,覆盖着的雪,山腰上,有了星星点点的树木,路边的山沟里的阴处,一片片的积雪堆积着。

路边的草地上,一块一块地开着非常小而密集的黄芯白色的花。

那从八宿就看到雪山越来越近了。路边的峡谷越来越窄了。

慢慢地对面的雪山消失了,我们进入峡谷边的一个防护走廊,这是一个1500多米的长长峡谷通道,一路的落石和水渍,路边深深的水沟里发出轰轰地水声。

穿过峡谷长长地隘口,那消失的雪山和雪山下的湖泊就在我们眼前,然乌到了!

下午5点多,我到了美丽的然乌湖。这里是川藏线上一个重要的旅游景点。
然乌湖位于八宿县然乌镇,面积为22平方千米,湖面的海拔高度为3850米。湖畔西南有岗日嘎布雪山,南有阿扎贡拉冰川,东北方向有伯舒拉岭。四周雪山的冰雪融水构成了然乌湖主要的补给水源,井使湖水向西倾泻形成西藏著名河流雅鲁藏布江重要支流帕隆藏布的上源之一。其形成是由于山体滑坡或泥石流堵塞河道而形成的堰塞湖。

我很快在镇里的“蓝湖驿站”住了下来。
虽然是通铺,但非常的干净,还能洗热水澡,和一路过来的骑友住在一起,聊天非常方便。
每人40元不管吃。

住下后,看着天色还早,我就又骑着自行车,到上湖(安日错湖)和附近的村庄里转了转。
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真正居住的藏民家庭。在那一排排木的栅栏里,堆着的草垛,圈着的牛羊,乱跑着的狗和孩子,好多家庭的门外都挂着藏家乐的牌子。
“藏民家访”已经成为被游客欢迎的旅游项目之一,它也是被温家宝认可并赞许的节目,每人150——200元,听藏家歌舞,吃真正的牛羊肉。我在九寨沟就到过这样的家庭。

在下湖的湖滩上,我拍着牧场马的照片,这些在湖滩上的马应该也是供人骑游的,还有湖边那一排湖边木屋,也是供旅游的人居住的。
就在我推着车从湖滩上路时,远远地看到老坛和雪飞二人一路说着笑着,从街上买东西走来。他们就住在湖边木屋里。
我们招呼着,从时间看,我知道他们一定是搭车过来的。我原本想作为昨天的回应,晚上请他们吃个饭,可又一想,在现在的状况下,他们是不希望别人干扰的。

晚上,我给海洋打着电话,没有人接,很晚她回电说:路上遇到塌方很晚才到。
我告诉她我们队伍解散的情况,要她一定给小严打个电话,安慰安慰他。

在床上,我还是用自己喜欢的打油诗,对当天的路程总结着:
漫漫长坡一百三,安久拉山海子蓝;
峡谷顿开然乌湖,雪峰碧水映蓝天。
骑行第二十二天:然乌——波密
5月29号,阴有小雨。计划是到132公里的波密。

早晨起来,下楼看到旅馆给我们住店的每辆单车上都系上了雪白的哈达。我们笑着说:吉详!吉详!

刚上路,天就下着蒙蒙的细雨。我们一直沿着安目错湖右岸向下游走。

我们知道:从这里开始,天天都要和风雨打交道了!路书上说:不是早晨,就是下午2点半以后,风雨总是会不期而至。

湖水映着一路的雪山和绿色的森林,那湖边绿色中,那美丽的瓦村就在路边。小村里的房子都是木板的,木的墙,木的屋顶,这里的人们在湖竖起高高的木杆,拉起彩色的经幡,让这绿色的世界多了些颜色。


这一路的就是不是我们想象里的西藏,而是我们在电影里面看到的“瑞士风光”!

我在村庄前看到昨天海洋他们说的塌方的地方。这里被清理干净的的公路上已经形成十来米的过水路面。塌方是公路右边山上的洪水带来的土石形成的。
我们快速的在那冰凉的水流中通过。这样的路面我们在途中经过了好几个,由于水面不长不深,没有给我们带来多大的困难。

湖很长,在道路右边的雪山下连续着。
随着山谷慢慢的收缩着,湖面渐渐地狭窄起来,在距然乌的十六、七公里处,那平静湖水开了个口子,决堤似地流了出来。
这就是帕隆藏布江的源头了。
那湍急的江水在G318的左岸,一路向西而下。

我们沿着帕隆藏布江顺流而下,在距然乌18公里的地方看到路边“林芝”的地名牌,我们进入的了素有江南之称的林芝了。

路边那滔滔的江水开始在深深的峡谷里和茂密的森林里蜿蜒着。
公路右边是高耸的绝壁,道路险峻起来。在一个绝壁的弯道处,骑在我前面一个年青的姑娘摔了车疯狂基地,她的队友都在一边忙着照顾她。走近才知道,她在拐弯时,由于想控制速度刹车,车轮正好压在路上那热的牛粪上,而导致车子打滑摔倒。看着她一身的牛粪和咧着的嘴,想笑又笑不出。
这道路上的危险无所不在,都在那些看着微不足道的细节里。

我们离开然乌湖几公里,路过一个叫米堆的地方,看到路左边的门楼,才知道这里就是“中国最美冰川——米堆冰川”的所在地。
我走近看了看,从这里进去还有不少路,需要租车买门票才能进入。
由于当天的行程不允许,只好自己安慰自己:留着以后再来了!

我们一路骑行的二侧的高山,非常地壮丽。

山峰上的白雪皑皑,山腰的裸石嶙峋,山底的森林郁郁葱葱,还有那高山绝壁的凹处,瀑布飞流而下。

路边的村庄房屋上的红、蓝色的钢瓦,在绿色的青稞、黄色的油菜花和牧场的草地里,非常地鲜明而美丽。

我们一路经过中坝、松宗几个大的村庄和乡镇;经过灰甲山、松巴东热神山风景区和朗秋冰川。
在穿过帕隆藏布江大桥处,这里右转还有一个有名的桃花源风景区。

在一个叫栋曲村的路口,我遇到一队到阿里冈仁布钦参拜和转山的藏民。
他们一行十几个人,男女都有,坐着二部吉普和一部面包车。看到他们席地而坐,就停车上前和他们攀谈起来。我们之间虽然语言不通,但交流的还不错,笑着、说着、比划着!

在路边的村庄里,我只看到卧着的老牛和耷拉着尾巴的狗。

路边的学校,操场上喇嘛和孩子们在一起用健身器材锻炼着身体。
这个时候,家里的男人和女人都上山挖虫草去了。

到波密虽然有着130多公里的路程,可在我们来说却是一路最轻松的一天。

当我在路口右边看到一块岩石上刻着巨大的红色的六字真言时,前方那帕隆藏布江右岸边的县城就在我的视线里了。
一路上,我非常喜欢这鲜艳的红色的六字真言。
那弯曲有致的线条,在我眼里,它们就是一个个美丽地舞蹈着的少女!

下午4点20分,我到了波密。
波密,海拔2725米古称博窝,藏文意为祖先,位于西藏东南部,念青唐古拉山与喜玛拉雅山交界处,川藏公路318国道横贯东西,距自治区首府拉萨市636公里。总人口3.2万。波密风光旖旎,风情独特,有“冰川之乡”、“藏王故里”、“西藏瑞士”、“绿海明珠”、“雪域江南”等美誉。如今因为桃花,又被世人冠以“桃花世界”的美名。

我住在街上的干警宾馆,每人30元。
在三人间里,和我同住的是二个年轻的山东的骑友。他们刚刚吃饭回来,可一个年龄大些的骑友躺在床上拿着一块大饼,不好意思地说:“我这刚吃过一斤饺子,还有一瓶啤酒,怎么就饿了呢?”
我笑说:“这一天好辛苦,想吃就吃!”
他又接着说:“我这肚子就好象有个吃东西的虫子,刚刚吃的就饿了?”说着,又连着吃了第二个大饼。

我收拾好到街上转着,看到那正在建设中的广场上有个“第一代藏王出生的地方”的宣传横幅,就问街上执勤的民警,谁是第一代藏王,有什么古迹吗?他们茫然的看着我,说:“不知道!”

后来知道这是一个传说:古波密,有一个妇女名叫甲莫赞,她生了九个孩子,最小的一个叫吾百惹,貌美而手有蹼。家人以为不祥,置之铜锅弃之河里,飘至下游雅隆地区,被人捞起尊为王。即聂赤赞普。
晚上,小严打来电话,问我路上坍方的情况。又说他感冒了,要是那天和你一道走就好了,现在可能还要耽误二天。
看来小伙子的心伤的不轻呢!
佛教说:人之间要有大爱,不能有小爱。
小爱是私情,它会使人产生痛苦。
无论是友谊、爱情还是亲情,在你投入感情后,你就会想着有回报和回应,而在你得不到时,痛苦就产生了!
在这一路高原的江南风光里,壮丽的山水和茂密的森林,让我有着许多的感慨:然乌湖水碧连天,雪山环绕云海间,冲向米堆入峡谷,一路欢腾下桃园。
小村木屋青稞里,老牛静卧狗不吠,要问主人那里去,五月虫草正当时。
文章来源于网络,我们致力于推广权威、专业知识,如影响原创权益,请联系小编,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蓝天骑行俱乐部,是由骑行爱好者自发组织成立你好周杰伦,以自行车休闲活动、野外锻炼的兴趣组织,旨在通过组织骑行活动,以“绿色出行,低碳生活”为主题,以“真诚、互助、微笑”为宗旨,促进自行车文化发展,宣传环保、低碳、绿色的出行方式,培养挑战自我的信心和勇气,宣传健康、简单的生活方式,是自行车运动爱好者的家园。
联系我们
QQ或微信:79944652
微信公众号:lantianqixing

本俱乐部有库克童趣生活馆淘宝店
在路上骑行装备门市阿里巴巴店大力赞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