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冯溪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茶的起源一门风雅临川李-花语溪

2014-07-23 全部文章 436
一门风雅临川李-花语溪

在榕湖之西,现在的榕湖饭店处,清代曾建有一处私家园林湖西庄,庄内迴廊亭榭、小桥流水、茂树繁花,庄外湖波山色、天光云影、备极清幽。主人置画船于湖上,舟辑往还,吟诗作赋,宁静的画面因之而生动。
园子的主人叫李宗瀚,在榕湖东岸还建有收藏金石拓片的小园拓园。不仅如此,李宗瀚所属的李氏家族在桂林还拥有多处园林私宅,著名的有道光四年建于叠彩山北的“李园”,独秀峰下的云林山馆等。
神游于一百多年前的李氏园林,我们不仅感受到李氏家族的富有,更感受那扑面而来的文雅气息,书卷气息,那是怎样的一个家族呢?
李宜民白手起家
李氏家族世代定居江西临川之杨溪,其世系,可追溯到唐太宗李世民的第十四子曹恭明王李明。衍续至清初,家境已非常衰落。
李宜民生于康熙四十三年(1704)十月二十一日,他自幼丧父,家贫无以养,不得不依外氏居住。年纪稍长,即到湖北学习经商。在经商不利的情况下,转道桂林。
初到桂林,李宜民靠在集市中为人们代写书信或日常文书以维持生活。凭着一笔工稳秀致的欧体字和精确无误的计算特长,逐渐赢得了人们的好感和信赖,并因此结识了几位朋友,很快就一起往来于桂南太平府(今崇左县)土司地区,贩运物产。
贩运并没有在经济上给他带来预计的收益。不久,他和几位朋友相继患了“瘴气”,只有他一人被救起而幸免于难。大难不死的他很讲朋友之道,耗尽全部积蓄将几位朋友的灵柩运回桂林安葬。
李宜民以他的干练机智和助人为善的品质,为官府所赏识,被聘在州县衙门中担任了掌管文书的书记,处理官府之间的往来公文,并在康熙末年镇压“古州蛮”的战事中,由地方官府推荐,协助转运军饷,日益为官府所器重。
雍正元年(1723),广西总督孔毓珣以广西地处偏远,商人资本无多,广东盐运进桂因道路崎岖,运输困难,商人均无力承办盐引,以致民间经常发生食盐短缺,“民有淡食之苦”,因此,奏裁商鬻,借助库银为盐本,改归官运官销,并在广西各地设置粜运。
诏准,地方官府当即推举李宜民出面勾当北流盐运,从此,李宜民开始了他的盐业生涯。虽然这时李宜民还只是代表官府从事盐业的运销,但他充分发挥了商业经营和管理方面的才能,在广西众多粜运中,身手独显。
不久,桂林、柳州、浔州、太平、镇安等地的食盐运销,均委托他来担任,李宜民已实际成为官府在广西的最大盐业代理人。乾隆二十三年(1758),地方官府复以广西等地盐业由官运官销,而销售盐价每斤例减二厘,以至引销每不及额,至使府库屡有亏空。
因此,奏请取消官埠,概行召商承充领销。诏下,一时间商人俱不敢出面应承。于是广东盐商咸告请曰:“非宜民不可”。从此广西盐业悉委于李宜民。李宜民亦由官府的代理人一变而成为垄断广西地区最大的盐商,其财富积累也迅速膨胀。
“不二十年,致富百万。”跃为桂林首屈一指的巨商富贾。临川李氏的一支,自李宜民起,在桂林世代繁衍,终致成为“富比王侯,园林半城”的鼎食望族。
一门“诗、书、画”三绝
清代盐商多具有暴发户的性质,为社会和士人所鄙夷。李宜民是个颇有头脑的家长,致富后硫糖铝咀嚼片,竭尽全力提高整个家族的社会地位和文化修养,实现其由富商巨贾向缙绅士族的过度。
一方面,“临川李氏”以客籍寓居桂林,为了赢得地方人士的好感和尊重,李宜民终其一生“乐善好施”,出资赞助社会福利和文化教育事业,诸如修学、建寺、架桥、筑路等在中国传统观念中被认为是可以积功德的一切方面,他往往一掷千金,表现得极度慷慨。
如雉山前的太平桥、隐山的华盖庵都是他捐资修建的。另一方面,他采取“捐输议叙”的方式,为其子李秉礼捐了一个刑部江苏司郎中的顶戴,李氏族人从此可以侧身于缙绅之列,不必再仰士人鼻息。
然而,“捐输议叙”在清代终究不是仕宦正途,能由此出身而官居显要者十不一见。所以李秉礼并没有做多长时间就以养亲为名辞官回归了桂林,以其“李比部”的名头做起了名士。
虽然这对于“临川李氏”社会地位的改变已经起了很大的作用,但是作为盐商出身的李宜民而言,他还是衷心希望子弟中能有人在仕途出人头地,光大门楣。
他及其后人一以贯之的注重对后辈的教育和文化素质的濡养,延清江浙、广东十几位名师、名画家来桂开设家馆,名塾师朱凤梧、邓显鹤,名画师孟丽堂、佘文植、居巢、居廉等都先后常住李家。
山东高密名诗人李宪乔(字少鹤),广东大诗人张维屏都与李家交往,张维屏还与李家结为孙辈亲家,在李家的宅院中,还建有丛桂留人馆,供客人居住,真可谓“谈笑皆鸿儒,往来无白丁”。
就这样,李氏子孙在这些名师的指点、教诲下,走进了琴棋书画的儒雅世界春晖投行在线。李家第三代中的李宗瀚终于乾隆五十七年(1792)考中进士,官至工部侍郎。
由于有较好的学习环境和学习风气,李氏家族在桂林诗、书、画界都有一定的名气:李宜民擅长书法;子辈中,李秉礼善作诗,李秉钺善书画,较拿手的是篆书、隶书、山水画;李秉铨以画墨兰闻名;李秉绶擅画,尤以画兰竹最有名;第三代中李宗瀚的书法是李家的一绝,李宗涵、李宗桂、李慧在书画方面也有一定成就。
因此,史书上说“李氏一门风雅,为当时桂林之冠”。在李氏众多的文艺人才中,尤以李秉礼、李宗瀚、李秉绶成就突出,最具影响,并称“诗书画三绝”。三绝中的诗,是指李秉礼的诗。
李秉礼,字敬之,一字松甫,号韦庐,又号七松老人,生于乾隆十三年(1748),卒于道光十年(1830),为李宜民次子,但由于长兄早逝,实际上处于长子的地位。
他勤奋好学,博而有专,生性淡泊,不喜追名逐利。30岁辞官回桂林后,过着优游林泉、远离尘嚣,“在城如在山”的隐士生活。李秉礼兴趣爱好比较广泛,如书法、绘画、吟诗等,但他最钟情的还是诗,最负盛名鲁人执竿,在国内都有影响的也是诗。
宁静而恬淡的性格,决定了他的诗刻意追求的是清高而淡雅的风格。他十分喜爱我国传统的田园诗、山水诗,南北朝田园诗人陶渊明、中唐诗人韦应物成了他专心学习和效仿的对象。
他对韦应物诗歌的喜爱,到了痴迷的程度:他把自己的住处叫“韦庐”,并将其作为自己的号太空突击队,他的诗集起名叫《韦庐诗集》。李秉礼的诗歌,内容上大致包括以下八个方面:描写山水自然景观;描写自己的闲居生活;表达对友人的感情;咏物诗;哲理诗;感怀诗;题画诗。
读李秉礼的诗,常常让人俗虑顿消,感受到大自然的宁静和美,如《南楼夜坐》,“积雨晚来歇,四山尚凝雾。新水漫方塘,不辨桥南路。暝色悄然入,归鸟乱无数。微茫崖际灯,幂历烟中树。
斗酒自斟酌,剪烛理豪素。周梦晗夜久闻疏钟,虚中发深悟。”雨后的黄昏,暝色渐入,笼罩着归鸟,灯和树。冥冥之中坐着一个人,在悠闲地饮酒,直至入夜。一幅悠然恬静的黄昏入夜图展现在读者面前,同时也把作者悠闲自得的形象表现得淋漓尽致。
与李秉礼同时代的著名诗人袁枚对李诗评价甚高:“松甫先生各体具佳,尤陶、谢、王、孟、韦、柳诸家。性之所近,又能独出心裁,不袭陈迹,选字必脆,下字必工。”
三绝中的书,是指李宗瀚的书法。李宗瀚,字心博,号春湖,一号北溟。生于乾隆三十四年(1769),是李秉礼的长子,李宜民的长孙,也是李家经由科举正途入仕,光耀门楣的一个重要人物。
清乾隆五十七年(1792)进士,选翰林院庶吉士,历官翰林院编修,侍读学士,湖南督学,太仆卿,左副都御史,工部侍郎,浙江典试,浙江学政等职。李宗瀚精于诗歌、书法、鉴赏,尤以书法见长。
其书法远宗王羲之,近学虞世南,不以外形取媚于人,而致力于学识和修养的内在功力,表现为外形冲淡平和,而内含清刚之气。
曾国藩评价道:“偶思作字之法可为师资者,作二语云:‘时贤一石二水’。一石谓刘石庵,二水谓李春湖、程春海也”。近人马宗霍更称之为‘书品之深,并世无偶。’以楷书、行书见长,篆书传世甚少。
1983年,李宗瀚所书“拓园”匾额在拓园旧址出土,由此得见李宗瀚书法真迹。字为篆书,字径40厘米和平里九小,笔法圆润沉稳,内含筋骨,体势秀韵天成,凝远冲和,若彬彬君子,余味无穷。三绝中的画,是指李秉绶的画。
李秉绶,字芸甫,一字佩之,号竹坪。生于乾隆四十八年(1784),是李宜民的第六子茶的起源,出生时父年已八十,故与其兄秉礼相差三十六岁。宗瀚虽为其侄子,但年长其十五岁。李秉绶性情豪迈,喜好交游,工诗能画。
曾做过工部都水司的官,故时人称之为“李水部”,因厌恶官场生涯,壮年时辞官回桂,筑环碧园,于其中吟诗作画,友朋雅集,过着飘逸超脱的悠闲生活。
李秉绶的绘画,于松梅杂卉,无不得心应手,尤其是写兰草竹石,更为秀挺纵逸,风韵飘然,为时人所赞赏;他曾几次到过江苏吴门居住,作画甚多,清快爽目,故时人有这样的诗赞他:“风兰雨竹大写意,绿水青山旧寓公;都识临川李水部,墨痕狼藉绮楼中”。
李秉绶所作的兰草竹石,行笔圆润挺秀,格局井然,宾主清楚;少不寒悴,多不纠纷,繁简各得其宜。真是做到密而不繁,疏而不漏,笔笔有生气,面面得自然,使人看了,竹有洒洒生风,兰有清香扑鼻之感。
桂林风景区摩崖石刻中柯利明,有八幅李秉绶的兰竹画,分别刻在虞山、叠彩山、伏波山、南溪山等四处,每处两幅,为名山增色不少。
关于李秉绶,还有一段有趣的传说:李秉绶于嘉道间几次出游苏州时,除作画吟诗外,广泛结交名人学士,其中结交了很有名望的五个美貌女子,便请画人物的名画家,将其五人的像画在一幅二丈多长的长卷上,再请当代的诗人词家在像旁题咏。
以后的词家汪孟棠、周素夫、龙之海等也有题咏,如“披卷如闻百合香,青山红粉自成竹。樱桃院落重重在,记得当年李十郎”。
李秉绶将这幅画命名为《苏台五美图》,并将它带回桂林,在榕湖南岸专筑一座堂屋,名“五美堂”,来收藏这幅名画,传说五美路之名,即由此而来。
园林半城,备极清华
乾隆年间,是“临川李氏”资产聚集的巅峰时期,而进入嘉庆之后,“临川李氏”所经营的盐业出现了“稍替”现象,经济开始处于低落时期郑乐琪,而李氏园林的建造,却呈现出背反的情形,湖西庄、拓园、李园相继建成。
嘉庆二十年(1815),李宗瀚因母亲去世停官回桂林奔丧,建湖西庄。湖西庄面临榕湖,四周以竹篱围合,庄内坡埠起伏,绿树繁荫,翠竹点点,花圃与菜畦穿插,更兼小桥流水,草堂木楼,颇有几分乡野之趣。
广东诗人张维屏在《桂游日记》中记载:“湖西庄,李春湖宗瀚少司空别墅也。门临杉湖,湖面绿波与绿荫相映带,门内数武,流水小桥,过桥有屋,屋后有轩,轩前有园。
少司空族侄李春(按应为弟)寓园中,春 工篆书,精刻竹石。是时绿荫似水,榴火初然。主人编竹为篱,灌畦种菜女相王妃,烟光树色,隔断市尘,地虽不宽,颇饶野趣,屋上有楼,登楼则城外诸山耸翠浮青,宛列屏障,主人于轩中置笔墨……”
李宗瀚辞官回桂后,有一段时间常荡舟游于榕杉两湖,每游必邀湖南新化人邓显鹤同往,两人吟诗唱和,辑为《杉湖酬唱诗略》。倦飞亭地近花圃,李宗瀚有《倦飞看菊》诗,“闲居肯负好秋光,晚菊花开一举觞。
但得年年娱老圃,不妨日日维重阳。廉栊掩映添佳色,篱落萧疏胜珍香。最是夜凉人静后,满庭瘦影月如霜。”湖西庄巧妙地采用园林借景手法,借远山近水形成自己的景观,有“杉湖烟雨”、“榕寺霜钟”、“竹渚垂纶”、“松亭坐月”诸景。
湖西庄不仅“幽径重重绕,回廊步步深”,有江南园林的意趣,有城中江乡的野趣,更兼林木花果菜圃的园艺之趣。庄内种有榕树、松树、桂树、腊梅、石榴、竹子,还种有菊花。
据记载,李宗瀚居湖西庄一段时日后,倦游而归,将湖西庄交由其族弟李春管理,“春善治圃,竹木修翳,过于旧观,年七十余屈腰提壶,四时之花应手繁艳”,当时的布政使张祥河亦到湖西庄求花竹,可见其园艺之精。湖西庄因门临榕湖,还颇得水趣。
李宗瀚居时,曾“輙翟小舟,来往湖上”,李春 入住后,因一心莳花种菜,而致舟残筏断,后在张祥河的建议下,在城外重新购置船身,雇十余人运入湖中,加以修整,从而游船窗明几净,篙桨毕具,每日都有许多客人登舟游览,“山色湖光,得之而生动也”,张祥河为之题额“烟波画船”。
李宗瀚一生痴迷于收集金石拓片及书画,故又在湖东岸构建拓园,专门用于收藏金石拓片兼作读书、聚友、吟唱之所。拓园内建有湖东楼、静娱室等园林建筑,画阑流水,小径芳菲,湖光波影,清景无限。
李宗翰将其历年倾心收集尤其在京为官时期的金石拓片、书画、笔砚、瓷器等都藏于拓园之内。最著名的有“临川四宝”,即四种绝世孤本拓片:隋丁道护启法寺碑、唐虞世南夫子庙碑、唐魏木妻梧文荡律师碑、唐欧阳洵化度寺碑,可惜民国年间全部流失国外。
另外还有“临川十宝”,均为唐中以前珍贵拓片。收藏于园中的名画有李迪《牧牛图》、徐春粼《放闲鸟图》等,名砚有陆游砚、晏殊铜雀瓦砚等。李宗瀚在桂十年期间,对桂林各处石刻几乎全部拓遍,著有手稿《静娱室石室题跋》,现收藏于湖南图书馆。
他还把其诗在拓园整理编成《静娱室偶存稿》传世。直至道光元年(1825)李宗瀚才离开桂林赴京就任工部侍郎。现在拓园已无存。李园位于叠彩山北侧脚下,为李秉绶的别墅。
他于此写诗作画,交游名士。李园以环境优美,岩洞奇绝,亭沼池木,布局得当而名闻遐迩。此后,李秉礼的后人因嫌湖西庄偏僻,又在独秀峰下建起了云林山馆,李秉礼晚年安居于此。
再加上李家别处的住宅,有一个时期,李家园林遍及城中,人们用“园林半城,富比王侯”形容之北京知青网。俗话说,“穷不过三世,富不过三代”,收入的锐减,支出的增加,再加上商业环境的变化,李氏家族中象李宜民一样的商业人才的缺乏,终使李氏家族走向没落,到了道光末年咸丰初年,榕湖边的李氏园林几近荒废。
清初康熙年间,李宜民“以笔一枝,伞一柄”,自江西临川千里迢迢寓居广西桂林,由盐业起家,在终清二百年间,其家族不仅一跃而成为园林半城,富比王侯的鼎食望族,而且子弟中如李秉礼、李秉绶、李宗瀚、李联琇、李瑞清等人,也先后官居显要,人为师表,在诗文、绘画、鉴赏、经史、书法等各个文化领域中,不乏卓著的贡献,因而在有清一代,享有“临川李氏”的令名,为世人瞩目,成为清代颇具影响的一大家族。
“临川李氏”虽始终没入桂林籍,但却是特指由李宜民在桂林繁衍而起的一支,所以又有“桂林临川李氏”之称,而榕杉湖畔上官无极,是李氏家族所钟情的一块栖息之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