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冯溪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茶叶市场七宝老街与老外吃酒二三事-褚建君

2017-06-17 全部文章 204
七宝老街与老外吃酒二三事-褚建君

大概是2002年的时候,汉城大学的生物与农学系的系主任来访,到达的时候是晚上叶山润子,比一般的晚饭时间略迟。客人说,有个七宝老街,去那里吃饭吧。主随客便,就去了七宝老街。我说,我喜欢吃酒抽烟科学怪狗,他说米兔。于是找了老街的绍兴酒的专卖店的楼上坐了下来。我说,这里的黄酒是上海市黄酒品种最为齐全的,你想吃哪一种军人机密。汉城大学的系主任,大概比我大二十岁吧褚海辰,说,每一种都让我品尝一下。于是,给老先生每一样都都品尝了一口。在16种黄酒的品种之中逃出熔炉,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最贵的。我当时真是惊其为天人。一顿酒下来,周不疑我们便称兄道弟了,他一定要我叫他大哥。
后来我们在菲律宾的一次国际会议上遇见了,为了报答我在七宝老街的黄酒,他请我去一个知名的海湾玩,路上的往返要6个小时。我们一小群人,包括韩国的化工学会会长、植物学会会长等,去游泳去吃龙虾,自然是少不了喝酒的。再后来,他穿针引线,联系LG公司和东部CHEMICAL请我去韩国做讲座,并在全韩的学术会议上做1小时的大会报告。自然,一周之内的大量业余时间,主要的活动还是吃酒。他很直率暴打魏蜀吴 ,要求我带2瓶五粮液过去,在全国400人的大会的晚宴上,每人发给一点点,在我致辞之后一饮而尽。我是真的醉了,如果你参加过韩国的一些正式的活动,会知道他们似乎带有强烈的军事化的色彩,人人步调一致。就是吃上这么1000除以400,每人2.5毫升的五粮液,也是步调一致,大喊一声,一饮而尽的。当然,我毕竟是中央帝国出去的,没有被吓得屁滚尿流。结果,晚上又吃了2顿夜宵,直到凌晨3点。好在啊,我那时是不醉之量。韩国的哥哥地精修补匠,让我知道了吃酒在外交中的好处。因为我的哥哥说,他之前到过中国许多次,只有当遇上我,在七宝老街的那一次,才是吃酒唯一痛快的。
为了一个国际上有一定影响的科研项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一个官员,带了一个小分队,到上海来找我。有了之前的韩国朋友的经历,我便把他们带到七宝老街去了。带队的官员叫做拉不拉多,哈哈,不是拉布拉多犬,而是南美籍的一个人,在罗马的FAO做官员的。长得是牛高马大。我把他引到专门卖绍兴黄酒的地方,没想到他不感兴趣,似乎也是个中国通。他直接说,“moutai”。“moutai”?茅台?我哪有这么多钱招待你啊?!我略思片刻,说:好的,“moutai”!于是,把他带到了蒲汇塘边大桥北边的最大的饭店。因为事先没有预订包间,只能在大厅里面吃。大厅里面是乱哄哄的,这个大个子拉不拉多便十分地不开心,一个劲地朝我囔囔。哎呀,我也是没有办法啊!我立马叫服务员,赶紧先上酒,告诉他是“糊涂仙”九泉之岛。服务员一走,我就对拉不拉多说:moutai!先喝一杯moutai日奸传说,我们再换地方。很快,服务员开了1瓶糊涂仙,我给拉不拉多倒上半杯。他一仰脖子喝光了。啧啧嘴说:好喝!moutai拉线双眼皮!不走了!茶叶市场就这里!于是,我们太太平平地用2瓶糊涂仙把联合国的官员给打发走了。后来,拉不拉多要退休了,希望我能够给粮农组织写一个电子邮件,推荐他为类似于“终身成就奖”一样的一个什么奖。嘿嘿,原来,老外的腐败也是跟我们中国人一样一样的。
我做过生物防除方面的工作。当初找到一个菌,似乎是与美国弗罗里达大学一位教授的报道相类似的天机棒。弗罗里达大学的这位教授,在国际生物防治领域是top的,我在南非的国际会议上认识他。于是,我想请他到上海来,并要求他提供2个菌种,做分子生物学方面的实验。那是“911”以后,菌种的出口与进口,都是极其困难的事情。我居然把这个事情做成了。我还申请到上海市的“白玉兰”基金,供他来中国的吃住和交通,包括往返美国的机票。同时,请当时的谢校长给他颁发交大为期3年的客座教授证书。于是,夏露教授便欣然而至。
第一招待他的地方,就是七宝老街。原因是:对于老外来说,稀奇;对我来说,吃酒便宜。自然,又是带到了那家绍兴黄酒店。为了防止他,夏露教授,口出“moutai”,弄得我下不了台面,我先侃侃而谈,跟他讲中国的文化。中国的文化源远流长,但是各地之间差别很大。例如,北方,大多为苦寒之地孔众,需要吃白酒,白酒中好的有“moutai”有“wuliangye”;南方,那是山清水秀的繁华之地,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好酒是“rice wine”,外宾不会喝“rice wine”就等于没有到过江南,也等于没有到过中国。自然,我是创造性地把绍兴黄酒翻译成“rice wine”了。夏露教授小心翼翼地抿了一口,似乎皱了一下眉头。我说,喝这个酒,略微感到有点酸、有点苦,那就是好酒,就是滋味绵长,而喝酒的人则品质高贵。接下来的10天,我在学校的留园,天天请品质高贵的夏露教授吃滋味绵长的“和酒”,7块5毛1瓶。
我的诗歌曾经写过七宝:
蒲汇塘边听鹤唳,新亭旧寺尽悲摧。
游人不识云间陆,常过石桥沽酒来。
红尘深院锁金桂,秋水蟾宫看睡莲柠静夏恋。
此处时光如隔世,一双古树已千年。
突然想起七宝的旧事,写几个字作为纪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