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冯溪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艾迪一起放风筝,约吗?-杨译说茶

2017-08-31 全部文章 317
一起放风筝,约吗?-杨译说茶

草长莺飞二月天,
拂堤杨柳醉春烟。
儿童散学归来早,
忙趁东风放纸鸢…
/人生最美是童年| 第657期

文字:隽彦 声音:杨译
儿时的风筝,如今已不知飞落何处,手中的线也已忘记了颜色,更从未测量过长度…
有我,有旷野,有风,有风筝…
也许风力足够大,风筝足够高,我就可以剪断手中的线,让它趁势飞向白云间,让它无需张望、无须顾盼哈里森琼斯,永远地飞扬在自由的天边,枕着云彩,伴着炊烟…
今天的关键词是:纸鸢…

1
纸花如雪满天飞,
娇女秋千打四围。
五色罗裙风摆动,
好将蝴蝶斗春归…
郑板桥生动地描写了清明时节放风筝的情景,满天飞翔的风筝上官凤儿,娇女摆动着罗裙,呼吸着早春的空气,享受着大自然的恩赐,这是一年中格外美好的时光…
郑板桥为“扬州八怪”之一,其诗、书、画世称“三绝”,擅画兰竹,是清代比较有代表性的文人画家…
康熙秀才,雍正十年举人,乾隆元年进士…
“三绝诗书画,一官归去来。”一句概括了郑板桥的生平…
同时艾迪蛇王选后,他还是松萝茶忠实的粉丝,有诗为证:
不风不雨正晴和,
翠竹亭亭好节柯。
最爱晚凉佳客至,
一壶新茗泡松萝…
看上去,放风筝的季节也是品茗新茶的好时节呀!一个让我们放飞梦想,一个让我们安住当下…
春天即将过去,珍惜一年中最好的时光,莫负年华…

2
自古喜欢放风筝的文人墨客是真不少呢,比如《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游丝一断浑无力,莫向东风怨别离”,断线的风筝看似没有了束缚,却也失去了活力…
风筝高高地飘舞在蓝天白云之间,优雅、美丽而欢快…
或许米璐璐作品集,心怀感恩血狱魔帝,无论收放,都是幸福的;内心抗拒或者嗔怨陈韵晴,无论收放,都是痛苦的…
正是那根牵引的线和风的阻力欧陆争霸,风筝才越飞越高…
或许都市郎中行,面对阻力荆棘花园,当接受的那一念间,也是放下自我的开始…
或许,当认真思维,明白了束缚和逆境也是一种爱的时候柔顺烫,谢振南看似无法改变的宿命青蛙吃害虫,也懂得尊重的时候,一念之间感恩心起,幸福就在柔软的心里扎根生长…
或许,当风筝真的爱上了飞翔,内心自由了无挂碍,它就可以与风为伴,与蓝天白云为伴,与月光嫦娥为伴,与浩瀚的星空宇宙为伴…

3
你爱放风筝吗?你还记得小时候放风筝的情景吗…
那年那月那人,那片天那朵云那片绿油油的田野…
第一个风筝,是父亲糊得小蝌蚪,那个风一样的少年以为跑得飞快风筝就能飞得很高很高,可是一开始小蝌蚪拖着长长的尾巴总往地上撞。终于飞起来了梁政珏,飞得很远却飞不高。那时,总期望有一个好看的风筝,就像书上画得那样的,比如蝴蝶、老鹰、蜈蚣…当然,对于蜈蚣怎么能飞起来,一直很困惑…
现在经常在一些广场上看到老人孩子们放风筝,风筝的款式和放风筝的工具比以前先进了很多,可是再没有儿时的童趣,也许是因为心的改变吧…
有点喜欢那个放风筝的少年…

4
宗萨仁波切说:真正的佛法是一种摧毁偏执的艺术,一种摧毁执迷的艺术…
这么看来,我是太紧张了。或许紧张是因为内心太紧,内心太执着于自我,太封闭也太期待,不愿敞开心扉是害怕失去什么吗?期待也未必会发生也未必可实现…
我的老师不断教诲,让我学会放松、放松、放松…
宗萨仁波切说:孩子们与成年人最大的不同就是“不批判”的那种能力。很悲伤董芳霄,成年人失去了这个能力…
从放风筝来看,或许我似乎很早就失去了这个能力。太喜欢挑剔,喜欢批判,太注重形式和场景,而忽略了内心真实的感受功夫球皇,其实快乐就好,不过是个游戏…
放风筝,就像风筝一样微宝,挺好。可以飞得很高,也可以根本飞不起来;可以很华丽,也可以很简单…
就随着线、由着风吧…
就像孩子一样,简单的快乐,真实的什么都不去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