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冯溪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胡克·霍根一身臭汗味的她在洗澡,突然有人乱入............-懂点情商

2017-09-20 全部文章 307
一身臭汗味的她在洗澡,突然有人乱入............-懂点情商


“林玖你给我站住”。
悠扬的铃声响起,偌大的艺术学院的各个教学楼里已经开始有学生走出来。
正是上午课业结束的时间,人来人往的学院里有不少人都因为这一句叫喊而停住了脚步。
“林玖,我叫你站住,你没听见吗?”
南楼是艺术学院就低的楼,虽然只是三层,但是占地面积特别的大,也是s大艺术学院成本最为昂贵的教学楼。
第三层是特殊材料加固的楼层,隔音效果特别的好,几乎集中了艺术学院所有的乐器房,
二层有设备齐全的录音室和音乐计算机制作系的所有专业教室,以及合唱教室和最专业规范的形体房。
所以平时也会是艺术学院最为热闹的教学楼,而且没有之一。
出口是钢化玻璃的感应门,门前是铺垫着鹅卵石的小道,有两个车位宽。
出门左拐是艺术学院宿舍楼和食堂的方向,右拐则是学院大门的方向。
林玖穿着一件纯白色的宽松休闲衫,露出一截白皙的脖颈和形状很清晰的锁骨,线条漂亮的下颌骨微抬的看着面前挡住路的人。
“你耳朵聋了吗?”林蕊气呼呼的看着被自己拦下来的林玖,“我让你站住你没听见吗?”
“有话说,有屁放”,林玖一双桃花眼看过来,扎着高高的马尾,露出整张精致的面孔。
浑身上下都洋溢着青春的无限活力,额头上还有一层薄汗,她刚上完形体课,出了一身的汗,就想着回到宿舍洗洗,结果出来就倒霉的碰到了这个蠢货。
“你……你怎么跟我这样说话”,林蕊大呼小叫的说道,刺耳的声音立刻又引来了不少人的视线,还是一些人直接不走了,就站在不远的地方看笑话。
“再怎么说我也是你姐姐,你在家里经常给我脸色看也就算了,这是在学校里你也一点都不管不顾的,就算是个陌生人你也不能这么一点教养都没有的这么说话吧”。
林玖不耐烦的看了一眼这个没事就知道过来找自己麻烦的林蕊,也不知道这些年徐箐那个女人是怎么教的,能教出来一个这样的奇葩。
“不说就让开,你挡着我道了”林玖看着这个总是乐此不疲的找自己麻烦的林蕊说道。
她没有功夫跟林蕊在这里浪费时间还让一些不相干的人看热闹,也不想和林蕊继续废话,看着林蕊又要对着自己摆出一副受气的样子,二话不说的要从另外一边给绕过去。
“林玖,你姐姐过来找你,你怎么能这个样啊”。
穿着夏装的花络络凑巧的路过,穿着超短的热裤,紧紧的贴在身上的衣服勒出来明显的身形曲线。
花络络像是要为林蕊把抱不平的走过来,涂脂抹粉的脸上带着让人恶俗的笑意,话里有话的强调了‘姐姐’那两个字。
整个北市稍微有些名气的人,谁不知道她林玖有个私生女的姐姐,而且生了这个私生女的女人还光明正大的住在林家给林玖的父亲做着最威风的情妇。
“花络络这里又有你什么事,你算什么东西对我指手画脚?”林玖看着帮着林蕊堵在自己面前的花络络,这两个人简直就是夏天的苍蝇和蚊子,都是让人恨不得一巴掌拍死的物种。
“呦,现在说话倒是挺大声的,北爵哥哥在的时候怎么见不到你说话这么刻薄”,花络络想着每次都粘着北爵哥哥的林玖,不忿的看着想要野鸡变凤凰的林玖。
想要攀上贺家,林玖这样的野孩子也配。
“就知道在北爵哥哥面前装温柔,你自己也知道北爵哥哥其实不喜欢你这个野蛮样子吧,你不感觉自己太可悲了吗?北爵哥哥能忍你到现在你应该知足了”。
林玖看着和林蕊站到一边的花络络,这两个女人简直绝配,一个少根筋李毕茂,一个脑子有病。
被汗湿的打底衫紧紧的贴在身上,被九月的风一吹,林玖还是感觉到了一些凉意,看着花络络得意的脸,如果她不是姓花的话,自己绝对不介意送她一巴掌,让她好好清醒清醒。
“林玖你要是跟我道歉,我绝对会原谅你刚刚……”。
“滚开”,林玖仅有的耐心耗费完毕,直接伸手把恶心人的林蕊给推开。
“啊……”,林蕊往后退了一步,歪在了花络络的身上,一脸指控的看着林玖,那模样活像是被林玖杀了全家的悲愤。
“林玖你简直不可理喻,被人说到痛处就想打人泄气”,花络络在旁边虚扶着林蕊的说道。
林玖根本就没有用多少力气,洪煦榆看着一唱一和的在自己面前演戏的两个人,这么有天分怎么不是学表演。
周围的人指指点点,有的甚至就直接认出来,林玖就是那个刁蛮任性、毫不讲理、经常欺负姐姐的林家小姐。
“林玖你不要仗着林蕊每次看在你是妹妹的份上让着你,你就可以这么随便的动手打人”,花络络顿时叫嚷了起来。
这边的人围得越来越多,林玖脸色也开始有些难看的看着这两个脑子绝对有病的人。
“如果这也叫打她,那你肯定没有见过我打人的样子”,林玖对着花络络呛声,转头看着还在装可怜的扮无辜的林蕊。
“林蕊我警告你,别再过来烦我”。
“还有花络络你最好记住了,我没有私生女的姐妹,也就你这样的才会和一个私生女玩得来”。
“林玖”,听到林玖在这么多人面亲挑破她在林家的尴尬地位,林蕊尖锐的叫了一声。
“我知道你不想承认我,但是爸爸早就已经承认了,而且爸爸已经决定和妈妈结婚了”林蕊急于证明着自己的说道,“就是因为爸爸怕你胡闹,所以才没有和你说,婚礼的请帖都已经开始发出去了……”
“你胡说”,林玖打断林蕊的话,她才不相信她的爸爸真的会娶那个愿意做了十几年情妇的女人。
“我有没有胡说你自己心里清楚,反正下个月爸爸和妈妈就会举行婚礼”,林蕊看着林玖难以置信的表情,心里有着扬眉吐气的快意。
“不可能,我爸爸才不会娶你妈”,林玖对着林蕊大声说了一句,不管四周的目光,转身就往学校的大门走去。
林蕊看着怒气冲冲的离开林玖,想起妈妈的叮嘱又开始不确定起来,家里人应该是要瞒着林玖的,结果自己……
“林蕊,可真的要恭喜阿姨了,终于可以和叔叔好好的在一起了,以后也绝对没有人有资格说你什么了”花络络看着林玖离开的背影,眼睛转了转的对着林蕊笑着说道。
林蕊有些心不在焉的对着花络络点了点头,原地犹豫了一会,还是对着林玖离开的方向跟了过去。
直接一张崭新的毛爷爷递过去,甩上出租车的车门,林玖小脸绷着紧紧的直接往家里跑。
“我爸爸呢”,林玖气喘吁吁的走进客厅里叫道。
“先生和太太今天出去参加宴会了”。
“她算是哪门子的太太,谁准你们这么叫她的刘焕香,不过是个情妇”,林玖听到家里的佣人都这么称呼那个女人,林玖的心里更是生气,那样的女人才不配和她爸爸结婚。
“是先生让叫的”一句小声的反驳。
林玖转头看着站在一边的中年妇女,陌生的面孔上透露着过分精明的神情,虽然也是恭敬的站在一边,但是眼神中绝对的透露着几分不屑。
“你是谁”,林玖沉下声音的问道。
“小姐不经常回来不认识我,我是太太……”。
“谁管你是谁,现在你被解雇了,从哪里来的就滚回哪里去”。
“林玖,你又回来发什么疯,吴妈你别理她”,随后也跟着跟回来的林蕊叫道。
“大小姐”吴妈被林玖的话震得呆愣了一会,这会子看着回来的林蕊立刻像是找到了主心骨的靠了过来。
“别理我?你是什么东西,跟着你那个情妇妈带着你拖油瓶的弟弟今天就滚出林家”,林玖看着一脸当家主子的林蕊叫道。
要不是她爸爸曾经跟她保证过绝对不会娶那个女人进门,她怎么会容忍这几个人在林家这么多年,这是她的家,她爸爸也就只有她一个孩子。
“林家该滚的人是你”,林蕊和林玖面对面的站着,她现在才不用再忍让着她了,“别以为我让着你,你就真的以为我好欺负”。
“爸爸会娶妈妈的事实,现在谁都更改不了,就算是你这次再撒泼也没有人再容忍你,这么多年我也受够你了”,林蕊看着林玖狠狠的说道,天知道她等这天等了多久,可以名正言顺的踩到林玖的头上,她绝对会让林玖后悔以前那样的对自己。
林玖微眯的桃花眼里看着这样的林蕊闪过一丝的冷光,林蕊也毫不退避的对上林玖的视线。
客厅里的气氛紧绷的僵硬,林蕊知道林玖这个没人管的野孩子和人打架厉害,但是这是在家里,她敢确信只要林玖敢跟自己动手,这里的人绝对没有一个人会站在林玖的那边松柏参天,也许自己还可以提前的让林玖认识到现在的林家到底是谁说了算皇家丽美。
林蕊想的很好,但是没等到林玖真的忍不住动手,林峰就带着笑意温婉的徐箐回来了。
“发生了什么事,蕊儿这么急着让我回来,看看,害得你北爵哥哥都提早的从宴会上离开了”林峰嘴上这么说,但是脸上却笑得开怀,没有一点的愧疚之色。
想着那么多平时都看不上自己的人的惊愕目光,林峰就忍不住的在心里得意,他可是把整个宴会上的焦点给带走了。
别人想结交都没有门路的贺家,这个贺家的家主可是都要叫自己一声林叔叔的。
“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徐箐跟着林峰走进来,看着自己的女儿面露出疑问,随后才像是看到还有另外一个人的存在,“小玖回来怎么不事先跟我说一声,我让家里的司机去接你”。
“爸,妈”,林蕊看着竟然跟在自己父母身后走过来的贺北爵眼光一亮的迎了上去,面带着小女儿的娇羞,脸上露出一丝红晕的也对着后面的贺北爵叫了一声。
“北爵哥哥……”。
贺北爵身上穿着参加的正装,把高大的身形勾勒的显露无疑,浑身上下都透露着清贵的气息,而且已经接手家族的事务,历练出来的气度自然不是一般人能够相提并论的卡门序曲。
贵族气质尽显的五官看在林蕊的眼里绝对是趋于完美的存在,就连贺北爵面部的每一个线条都是自己心里面最中意的模样。
英气的长眉,带着眼镜都让人无法直视的双眼,更别说那举手投足间带着的天生的优雅,林蕊从第一次见到贺北爵开始就下定了要嫁给这样男人的决心。
贺北爵对着林蕊轻点了下头就对着林玖的方向走去。
“北爵哥哥,我……”
林蕊看着贺北爵的动作就下意识的想挡住他的去路,不过感受着从头顶落下带有压迫性的目光,林蕊甚至说不出来下面要说的话就让开了路。
林玖的身上还穿着因为上形体课的练功服,上身也不过多套了一件简单的宽松衬衫,长长的马尾有些凌乱,额头上更是粘了几缕被汗水打湿的头发。
抬着小脑袋的看着高大的贺北爵,像是突然碰到了天敌的愣住了,呆呆的像是被抽了魂的小猫,整个人都焉了下去。
和穿着名牌淑女装的林蕊一比更是没有丝毫的形象可言。
“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么急着打电话让你爸爸回来,还耽误了贺先生的宴会”,徐箐笑着打破平静的问道。
“妈,都是我不好,是我一不小心说了你和爸爸要举办婚礼的事情,明明知道林玖不喜欢我,我还自作主张的想着缓和我们姐妹之间的关系”,林蕊接到徐箐眼色低声的说道。
“没想到林玖这么排斥我这个姐姐,就算是我什么都让着她,她还是……还是看不起我”。
“蕊儿说什么呢,小玖怎么会看不起你汪夔万,你们都是爸爸的孩子”,林峰也适时的站出来出声的说道,但是立场还是有些偏向了林玖。
林蕊的声音终于拉回了林玖的注意力,但是没有了回来的怒气冲冲,把视线从贺北爵的脸上移开,看着和别人站在一起的爸爸,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林玖却知道自己这一次可能真的改变不了这个女人要嫁给爸爸的事实了。
从什么时候起,爸爸出席的宴会都要带上这个女人了。
但是林玖心里还是有些不甘心,她就是要亲耳的听到爸爸的回答,不然她绝对不相信爸爸以前说的那些话都是为了哄她的。
“爸爸,你真的要娶这个女……徐阿姨吗?”
“小玖”,林峰听到林玖的当面质问脸上也有些尴尬,所以没有等到林峰再说下去,贺北爵就直接拉起了林玖的手。
“林叔,我和小玖说两句”。
“好好好,你跟小玖说,小玖自小就听你的话”,林峰笑得谄媚,看着贺北爵跟自己的这个女儿明显的亲近也乐的省下自己的麻烦。
反正他的这个女儿闹起来也挺吓人的,但是只要有贺北爵在,就绝对没事了。
“北爵哥哥,这些都是我不好,我不该……”,林蕊还想说些什么来吸引贺北爵的视线,但是看着贺北爵像是没有听到的就直接拉着林玖就往楼上走。
林蕊看着这样的贺北爵不甘心的咬了咬自己的下唇,根本就不公平,要是自小就爷爷带着经常到贺家那边走动的人是自己,那现在……现在还会有她林玖什么事。
“蕊儿你也要让着妹妹”,徐箐貌似大度的拍了拍自己女儿的肩膀,话里有话的继续道“以后你和林玖妹妹相处的时间还有很长”。
贺北爵不是第一次来林家,也不是第一次走进林玖的房间。
充满着少女气息的房间,有个大大的落地窗,和一个小阳台,房间里摆放的东西,大部分贺北爵都不陌生,因为其中有不少都是他送的。
反手关上门,从里面反锁住,林玖听到门被锁上的声音,眼睛看着贺北爵用力的眨了两下。
不过贺北爵接下来的动作还是让林玖小鹿乱撞了一下。
“干……干嘛,脱……你脱衣服干嘛”。
贺北爵看着林玖小媳妇模样的站在自己的房间,脱掉自己的外套,挂在了一边的衣架上,然后就坐在了一边的沙发上。
长手长腿的有些伸不开,贺北爵一丝不苟的被疏离整齐的头发也脱离固定的轨道,有一缕落在了光滑有型的额头上我的异能魔法。
“你先去洗澡”,贺北爵闲适的坐在林玖的房间里对着还傻站着的林玖说道。
“啊……”,林玖感觉自己的大脑有些缺氧,是自己想的那样吗?但是……好像太突然了,自己一点准备都没有,而且……而且她爸爸应该还在外面等着呢,要是突然过来敲门怎么办?
“时间会不会不够”,林玖犹豫的看着贺北爵还是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而且她也从来没有想过这件事会发生在自己的房间里。
“你感觉时间不够,就洗快点”,贺北爵看着突然变得有些奇怪的林玖建议道,“我把今天晚上的事情推掉了,可以送你回学校”。
“还要回学校?”林玖听到贺北爵这么说心里有些不乐意了,第一次不应该两个人呆在一起好好温存的吗?怎么完事还要送自己回学校呢?
“要不,我跟爸爸说一声我们去酒店吧,那个……那个我明天上午都没课,你可以不用这么急”,林玖咬咬牙还是厚着脸皮昧着良心的说道,虽然明天上午有肯定会点名的必修课,但是和贺北爵相比根本就不值一提。
第一次还是有个比较美好的回忆比较重要。
“如果你喜欢……你喜欢在我房间里,我们可以下一次再……在这里”,林玖感觉自己说完这句话整张脸都要冒火了,这些露骨的话让她一个女生说还真的是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听到贺北爵开口的下一秒,林玖就只想瞬间的在原地消失了。
“一身汗味你不难受吗?洗好就下去和你爸爸好好说,然后我送你回……”,贺北爵的话音还没有落下林玖就异常迅速的自己跑进了洗浴间里。
看着被猛然的拉上的浴室门,穿着衬衫的贺北爵脸上才缓慢的露出了一个微妙的男人寻味的笑容,可惜林玖是看不到了。
作为一个正常的成熟的男性,贺北爵绝对没有林玖想象中的迟钝,自然从林玖的第一句话,或者说第一个表情就看出来这个小丫头想到哪里去了。
一转眼小娃娃真的长大了啊。
林玖洗的很快,从和洗浴间打通的衣帽间里走出来,身上穿着最为保守的睡衣,连根脚趾头都没有露出来。
脑袋上顶着白色的浴巾,看着坐在自己的沙发上翻着自己随意放在桌子上的介绍近年来各大剧团演出的歌剧目录。
“过来”,贺北爵看着走出来的林玖,放下手中的东西,心里一阵的好笑,这丫头肯定感觉自己刚刚丢了面子了。
林玖是真的感觉没面子了,看着贺北爵还想硬撑着摆出自己的姿态好歹挣回来一点面子,结果看着贺北爵冲着自己随意的招手,然后自己的腿就是去控制的走了过去。
直接就坐在贺北爵面前的桌子上,林玖微低着脑袋,这会子是一声不吭的任凭贺北爵给自己擦拭着长发。
总是这样,林玖有些鄙视自己的在心里说道,贺北爵就是个狐狸精,总是在勾引完自己还要摆出一副禁欲的模样,他就是故意的,就是故意的要看自己的笑话。
明明就是那么具有暗示性的动作,结果呢。
林玖的心里有着说不出来的失望,不都应该是男人主动一些的吗?就算是没那个意思,但是自己都说那么明显了,他也可以……可以将错就错的啊,自己又不会怪他。
林玖懊恼的抬眼,就直直的看到领带松散,已经解开了一颗纽扣的衬衫,可以隐约的看到里面……
“好了”,贺北爵把浴巾从林玖的头发拿下来,看着像是只斗败的公鸡的林玖,“关于你爸爸的事情,你心里也明白的对不对”。
“恩”,林玖无精打采的点点头,其实她心里也有些预感,只是今天突然被林蕊提出来有些接受不来。
不过现在,林玖抬头瞅了贺北爵一眼,满心满脑的纠结着,哪里还有多余的脑容量去想别的事情。
“那就好,现在心里还难受吗?”
“难受”,她现在更难受了好吗?比她爸爸要娶的人不是她妈还伤心,贺北爵到底什么意思魔狮迪露啊,真的非让她直白问出来吗?
她在喜欢的男人面前也会不好意思的,刚刚说的那些话已经是她现在的最大限度了,或者说贺北爵其实都知道他只是……现在还没有自己喜欢他那样喜欢自己吧。
想到这里林玖的脸上的表情就更低落了,想直接说出的表白也卡在了喉咙里。
被决绝了怎么办曼森家族,不管怎么说现在的这个样子总比自己被拒绝的好吧,就像是那句经典的台词,最起码还可以做朋友什么的。
而且她以后还会变的更漂亮的,贺北爵肯定会喜欢的。
林玖皱着小脑袋瓜子,黑乎乎的眸子转来转去的一脸失落,贺北爵看到这样的林玖也抿了抿唇。
小丫头现在看起来是真的不开心了,但是对于林峰娶谁这件事情他还真的不好插手从中作梗的,贺北爵看着恹恹的林玖,英气的眉头也动了两下。
“明天要去迪拜出差一段时间,你想什么,我回来给你带回来”
“我没有想要的”,也不想让你去出差,林玖后面一句话当然没有说出来,自从贺北爵接手贺家之后陪她的时间也就越来越少了,特别是这两年,都见不了几次面。
这样一个无主的男人在外面行走,林玖不用想也知道异常的不安全,但是自己现在还不敢伸出爪子标记,好难受啊。
“没有吗?”贺北爵这下也感觉真的有些棘手了,“迪拜没有的我也可以去给你找”,贺北爵这下扩大了范围。
林玖听着贺北爵的话心里抽抽的疼,这样的男人如果在外面被别的女人抢走了,她绝对会后悔的死掉,越想越不舍得,撇撇嘴的扑进了贺北爵的怀里夏宗琼。
“心里好难受”你千万不要被外面的女人给勾走了,都没有她好胡克·霍根,这世界上绝对没有比林玖和你更相配的人了啊。
贺北爵怔愣了一秒钟才反应过来,伸出大手轻轻的抚着林玖半干的长发,看来这次小丫头真的是伤心了乡村小电工,以前只有小时候受了很大的委屈才会这样往自己怀里躲的。
“那等你想到想要什么再跟我说,我肯定都给你找来”。
“真的吗?”林玖听到贺北爵的这句话有点懵圈了,有点小紧张的看着贺北爵等确定。
要你也行吗?林玖几乎下意识的就想到这句话。
“嗯”,贺北爵亲自点头的认证。
但是林玖却不敢说出那句话了,她还是沉淀一下,冷静一下,然后好不容易得到这么似是而非的承诺她也要谋划一下。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相关文章